基本陈列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陈列展览 >> 基本陈列
秦陵(丽山园)
  发布日期: 2012-05-29  访问量:   字号: [] [] []


来源:爱西柚


一、秦始皇和他的陵寝

  秦始皇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皇帝,通过统一战争于公元前221年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专制的中央集权国家。公元前210年7月,秦始皇病死于沙丘平台,同年明葬于“丽山”(《史记》作“郦山”,今通称“骊山”),陵址在今西安市临潼区东约5公里处的骊山北麓。


  骊山是秦岭北麓的一个支脉,东西绵延约25公里,南北宽约7公里。有人说此山山体像一匹骊色(黑色)的骏马,因而得名;也有人说因西周时期骊戎在此山的北麓建骊戎国,故称之为骊山。骊山是在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中隆起形成的地垒,海拔1000米左右,断层错落,山峦与沟壑相间,构成了一条条南北走向的山谷,并由此发育出了一道道河流。秦始皇帝陵就位于骊山北麓由这一道道河流形成的洪积扇上,占地面积为56.25平方公里,是中国历代帝王陵墓中规模最大、埋藏最为丰富的一座大型陵园。

   

世界遗产证书和秦始皇帝像


   秦始皇(公元前259年一公元前210年),姓赢名政,生于邯郸。13岁即位时“秦地已并巴、蜀、汉中,越宛有郢,置南郡矣;北收上郡以东,有河东、太原、上党郡;东至荥阳,灭二周,置三川郡。”(《史记?秦始皇本纪》)21岁时,赢政在雍城(今陕西凤翔)举行了冠礼,开始亲自主政。此时,秦国已成为战国七雄中最为强盛的国家。凭借秦国强大的军事实力和财力,赢政继续推行“远交近攻”策略,通过一系列战争,先后兼并了韩、赵、魏、楚、燕、齐六个诸侯国,终于完成了统一大业。中央集权制的秦王朝诞生了,赢政自称“始皇帝”,希望他的皇位二世、三世以至万世不绝。


   秦统一后,在全国范围内推行郡县制,并统一了文字、货币、度量衡、律法,以适应社会发展和新的政治格局。秦王朝所推行的一系列卓有成效的革新,对后世影响至深。君临天下的赢政在统一后曾五次出巡,上泰山,登芝罘,巡游各地,刻石颂德。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他南巡云梦,经长江,临浙江(今钱塘江),由海道北至琅玡、荣成山,经芝罘,至平原津患疾,七月病死于沙丘平台(今河北广宗县西北大平台),时年50岁,在位37年。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由此可知,秦始皇帝陵自赢政初即位时(公元前246年)便开始修筑,至完工历时约40年,用工达70余万人次。秦始皇帝陵主要由地宫、封土、城垣与门阙,各种陪葬坑、陪葬墓,各种附属建筑以及陵邑等部分组成。整个陵园设计缜密、规模宏伟、埋藏丰富。陵园整体布局,在继承前代传统葬制的基础上,又有许多创新,对后代帝王陵园的建构影响深远。


   秦始皇帝陵的修筑汇聚了当时众多能工巧匠,陵区内已出土的兵马俑、铜车马、青铜水禽、石铠甲、百戏俑等,均被视为那个时代的缩影,为我们体察并研究它的特殊脉动提供了绝佳的视角。


   1961年3月4日,国务院公布秦始皇帝陵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12月7日,秦始皇帝陵(含兵马俑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铜权

   原始社会有一种宗教观念即人死后灵魂不灭,死是生活方式的转化,是由阳世转到阴世生活。因此,人生前所需和所拥有的一切,死后仍要继续享用。所谓“事死如事生,礼也”(《左传?哀公十五年》),“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礼记-中庸》)。违者就是非礼、不孝。这是人死后入葬进入冥间世界需要遵守的一条重要的丧葬原则。因此,历代帝王在陵墓的选址和营造上都非常讲究。


   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帝国的缔造者,赢政不仅要他的基业传至万世,而且还要在死后继续享受他生前的荣华富贵,这一切都在他的陵园整体规划和建设中得以体现。同时,他的臣下李斯等也不遗余力地将他的这~想法表现在陵墓的选址、营造、规划及其内涵的包容上。最终,陵址选在了骊山之阿,渭水之傍,这里成为秦始皇的永久归宿。秦始皇帝陵极其壮观且内涵丰富,营造它则耗费约40年之久。

二、陵园的选址与营造

①陵园的位置

   出于现实和心理的双重需要,古人常选择地势较高、环境优美的地方来设置陵寝,特别是帝王陵。秦始皇帝陵位于骊山北麓的洪积扇上,地势高拔,环境秀美。骊山林木葱郁,谷峰相问,山体在陵南略作弧形展布,状似盛开的莲花,秦陵犹如莲蕊居于正中,呈祥瑞之象。在帝陵北部,可见渭河横贯关中平原,至此处迂回流转,似银蛇横卧,灼灼可观。秦陵依山傍水,周边形式之美、环境之秀为关中之冠,以当时的实用角度和后代的风水观念来看,此处均为设置陵园的理想之地。


   另有学者研究认为,秦始皇帝陵选址骊山北麓,脱离其祖父和父亲陵园而另辟新园的做法,是其一墓独尊思想的反映。赢政完成统一大业后自认为“德兼三皇,功过五帝”,因而将自己的陵墓独立出来,以显示其地位的特殊与尊贵。此外,从堪舆学上讲,秦始皇帝陵南有骊山,北有渭河,是“背倚山峰,面临平原”的“山冲”之地,恰恰处于骊山北坡大水沟与风王沟之间的开阔地带,位当渭河南岸三级阶地与骊山山地之间的台塬上,不但地势较东西为高,而且受东西两侧水流的拱卫,是一处极为理想的墓地。

②陵园的设计与督造

   秦始皇帝陵园布局缜密、规模宏富,皇权至上的理念充分彰显在陵园的整体规划中,从而通过国君陵园“若都邑”的设计思想,对“事死如事生”这一丧葬习俗进行了形象的阐释。“事死如事生”的理念源于原初的宗教观念,反映出先民以强烈的心灵感受和微弱的理性对自然进行阐释和把握的一种心态。“灵魂不灭”是这一观念的核心,表现在葬俗上则是要为死者在地下营造如生前的生活图景。秦与关东六国在“事死如事生”的葬俗理念上是相同的,而秦陵的设计不仅继承了前代的这一理念,而且还有所发扬。同时,在秦始皇建立帝国伟业的基础上,“皇权至上”的理念以极端的形式反映在陵园设计中,成为秦陵设计思想的又一特点。追溯秦始皇帝陵的渊源就会发现,它的基本形制承继了春秋战国之际出现的“冢墓制”,相对于殷周时期陵墓没有封土这一现象来说,它是一种新的墓葬形制,其主要特征是出现了覆盖于墓室上方的“封土”,而秦始皇帝陵是“冢墓制”发展的巅峰之作。事实上,随着冢墓制的发展演变,秦始皇时期封土的大小和高低已成为墓主权力和身份的重要象征,同时,通过秦始皇帝陵与战国中晚期中山王陵、魏王陵,以及秦公陵园、秦东陵的比较,可以明显地看出其中的渊源关系。然而作为中国第一个统一封建王朝帝王的陵园,它的独特性和开创性则主要表现在规模的宏富、内涵个性的鲜明,以及陵寝和陵邑制度的创建上。


   秦始皇帝陵区内的各种陪葬坑与先秦的陪葬制也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如车马坑、马厩坑、兵马俑坑、石铠甲坑、珍禽异兽坑、百戏俑坑以及各类府藏坑等,均能在先秦的墓葬形制中发现其相似或类同的形式,而赢政因崇奉至高、至大、至尊的皇权,对从葬物的种类和数量均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规模地扩展,先秦时期本来置于墓穴内部的陪葬物,在这里演化为“外藏”。诸如此类的继承与发展在秦始皇帝陵区内屡见不鲜,这也正是封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在全国确立以后,葬仪制度也因皇权至上观念的确立而随之变化的必然反映。


   综上可见,为国君修建陵园是国之大事,其设计与督造均应由权力高层参与完成。袁仲一先生根据中山王陵兆域图铜版所刻诏令铭文推知,秦始皇帝陵园的规划蓝图最早应该由吕不韦受王命主持设计;而《汉旧仪》记载的秦始皇帝陵“凿以章程”的“章程”,极可能就是当朝丞相李斯主持陵园工程时,奉皇帝旨意修改后的陵园“规划蓝图”,可以推测,陵园规模在此时得以扩大。据《史记》可知,秦始皇帝陵园的整体修建工程以统一六国为标志,可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期工程的主持人应是吕不韦,统一之后大规模修建时的主持人,先是隗状和王绾,后期是冯去疾和李斯。这五人均在秦担任过丞相一职。在秦始皇帝陵的修筑过程中,丞相作为除皇帝本人之外的最高督造者,他们的职责是“总理其事”,即规划统筹、总体负责陵园修筑过程中的各项事宜。此外,从秦始皇帝陵区出土的陶盆残片和砖瓦上,发现了“东园主章”和“大匠”的刻文和印文,“东园主章”是“将作大匠”的属官,说明秦始皇时代已经有了“将作大匠”之称,并且他们还参与了陵园的修建。另有“寺工”、“寺水”、“左司空”、“右司空”等铭文和陶文相继发现,这些都是少府的属官。据此,袁仲一先生认为,“将作大匠”和少府的长官均是修陵工程的重要参与者,“将作大匠”主要负责土木工程,少府则主要负责所需各类器物的制作兼烧砖瓦。就目前的考古资料来看,秦的丞相和上述官员一同构成了秦始皇帝陵修建工程的组织和管理团队,确保了工程的顺利实施。而有关秦始皇帝陵工程组织管理机构的详细情形,还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发掘与研究。

③陵园修建人

   秦始皇帝陵的修建者是当时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他们使用过的劳动工具以及刻在瓦片上的文字说明了这点。


   自1978年以来,考古人员在秦始皇帝陵区范围内相继发现了一系列修陵人墓地,即“姚池头村西北墓地”、“赵背户村墓地”、“临潼砂轮厂墓地”。其中“姚池头村西北墓地”粗糙简陋的墓穴中,既无随葬品和葬具,也无一定葬式,且死者大多身首异处,几难寻觅完整的个体,显然曾遭肢解,可见虐杀之残忍,下葬之草率。“赵背户村墓地”同样尸骨散乱,特殊的是在此墓地发现了一些刻有瓦文的残瓦片,如“东武罗”、“平阳驿”、“博昌去疾”、“东武居赀上造庆忌”、“杨民居赀大教”等,记录了死者的姓、名、籍贯、所负劳役名等。这些简单甚至有些粗陋的瓦文并无艺术性可言,但信息内涵却非常丰富,考古学家的解读最终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到了部分修陵人员的来历、身份以及个别工匠的姓名,等等。在1975年发现的“郑庄石料加工厂遗址”中,除大量石材外,还发现了铁、铜、陶、石等各种材质的文物200余件,其中包含大量的劳动工具,如铁錾、铁锤、铁铲、砺石等。整个石料加工厂遗址的面积达75万平方米,而现今出土的那些石材、零散的生产工具,甚至还有刑具,虽已丧失了实用价值,却向我们指明了那些修陵人所历经的辛劳和遭遇,并留下了他们曾经生存和劳动过的永恒印迹。


   对已有的考古资料进行的考证和分析表明,陵园修陵人的身份主要是刑徒、居赀(因犯法被罚,无力支付钱财而以劳力代替的人)、官府和民间手工业作坊中的工匠和自由民。在陵园修建第一阶段,修陵人主要为关中地区的秦人;第二阶段则囊括了秦人和原六国的旧民。

三、陵园的布局

   秦始皇帝陵坐西面东,其布局的突出特征是围绕一个核心(即陵冢),一条轴线(即以封土为中心向东、西伸展,通过内外城垣上的东、西门阙和独立双阙等构成的一条东西向轴线),分内、中、外三个不同层面(内层为内城垣以内的区域,中层为内外城垣之间的区域,外层为外城垣以外的区域)进行分布的。


   已有的考古资料表明,在秦始皇帝陵区内、中、外三个层面中,内层是中心区,包括了安放秦始皇遗体的地宫、供其灵魂起居生活的寝殿和休息闲晏的便殿,以及御用的乘舆、御厩、府库等;中层则包含府库、武库、宫廷厩苑、供帝王亡灵娱乐赏玩的百戏、珍禽异兽,以及飮官等园寺吏合;外层布局范围较为广阔,包含位于东部的兵马俑坑,象征宫廷厩苑的数百座小型马厩坑,以及位于北侧的大型府库和珍禽苑等。在外城西侧还有石料加工场、砖瓦窑场及修陵人墓地等,从严格意义上讲,外城西侧的这三处遗址或遗迹并不能纳入秦始皇帝陵区葬制或葬仪的范畴。


   从上述三层的布局中我们有理由推想,秦始皇帝陵正是《吕氏春秋?安死篇》中所谓国君陵区“若都邑”这一理念的现实模型。整个陵园的布局,正如一副惟妙惟肖的都邑图——由泥土、石材、木材、金属和其他物质材料所建构的陵园,在由“若都邑”理念所囊括的诸多方面都达到了极其明确的象征性阐述——高大的封土对应着玄奥的地宫,象征着帝王生前居住的皇宫,以及不可冒犯的权威性;封土周围的内外两重城垣,则象征着宫城和外郭城;规模宏大的寝殿和便殿建筑群,象征着帝王平生所享的正寝和休息闲晏时所用的便殿和别室;而陵区内的其他各类陪葬坑难以尽列,均为帝王生前享受之物的缩影。在56.25平方公里的陵区中,帝王及其臣子以人间的权势为基础,倾国之力,汇集奇珍异宝,汇聚能工巧匠,成功地构筑了一个属于亡灵的地下王国,求长生而终不可得的帝王将在这冥问的象征世界里延续他灵魂不灭的迷梦。

①封土与地宫

   封土即覆盖于墓室之上的土包。陵墓上覆盖封土,是春秋战国之际出现的一种新的墓葬形制,即“冢墓制”,而封土则是这一墓葬形制的主要特征。秦惠文王和秦武王的陵墓上均有封土且保存较好,其形状为截去尖顶的四方锥体,俗称覆斗形。秦始皇帝陵的封土位于陵园内城的南半部,用土夯筑而成,外观亦呈覆斗形,顶部略平,中腰有两个缓坡状台阶,使整个封土形成三个平台,封土原底边周长约2000米,高度因观测点不同而异,在经历风雨侵袭两千余年后,任何一个角度目测之下仍在数十米之上,其高拔之态有如山丘,后代所植林木覆盖其上,已成独特风貌。


   秦始皇帝陵地宫位于封土正下方,作为陵墓建筑的核心,是放置帝王遗体、棺椁和重要随葬器物的地方,其中心部分即“玄宫”所在,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地下宫殿。((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对营造地宫有一段形象描述:“葬始皇郦山……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司马迁的记述在很大程度上激发着后世人们的想象,《汉旧仪》、《汉书》、((水经注》、《三秦记》等书也约略提及秦陵地宫的情况,但多有附会,大致未出司马迁所述。近代学者对秦陵地宫的面积、深度、结构等也进行了一些探索和研究,提出了一些推想。而地宫中的真实状况,则有待于将来通过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予以阐明。


②内外城垣与地面建筑遗址

   考察秦国陵园的发展史可知,在陵墓周围设置城垣并非秦始皇的创造,秦都雍城的13座秦公大型陵园以及秦东陵,均有隍壕环绕。秦始皇帝陵园在地面上设置的内外两重夯土墙垣,从总体布局上来看是对前代隍壕形制的继承,所不同的是把壕沟变成了夯土墙垣,并且依墙建起了长廊,这是新的发展,但墙垣的作用与前代隍壕的作用并无二致,均表示陵园的一定界限,视陵园“若都邑”。


   秦始皇帝陵的内、外城垣呈南北向长方形,内城周长3870米,外城周长6322米,两者套合,平面呈回字形。外城四面各有一门,内城南、北、西三面各存一门,北面二门,中部隔墙上亦有一门。内外城垣的门上均有门阙建筑,中间是高大的门楼,左右两侧有双观,高低错落,构成一组三出阙形的门阙。在内外城垣东西门阙之间、司马道两边,又各有—对独立双阙,亦为高低错落的三出阙。内外城门阙与独立双阙之间以廊庑相连,内城垣内外两侧均有依墙长廊。垣、廊四面环绕,重阙巍峨耸立,俨然一座帝王都城。


   在这座“帝王都城”之中,规模宏大的地面建筑的出现,则是一种承继中的开创——寝殿建筑群、便殿建筑群、园寺吏合遗址(飮官遗址)的规模,均表明了秦王朝在对前代创制进一步制度化和规范化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寝殿和便殿是秦始皇帝陵园内重要的礼制性建筑,象征着秦始皇生前所居的正殿、偏殿和别室。据蔡邕(《独断》载:“古不墓祭,至秦始皇出寝,汉因而不改,故今陵上称寝殿,有起居衣冠象生之备,皆古寝之意也。”这即是说寝殿和便殿的设置创始于秦,并被汉代所继承。秦始皇帝陵内的寝殿、便殿等大型地面建筑,位于封土北侧及内城北部的西区,占地面积约18.75万平方米,建筑密集而规模宏阔,应是一组大型的宫殿建筑群。如今,保存下来的寝殿和便殿夯土基址面积仅剩原本的三分之一且散乱分布,有的建筑基址仅存残迹,有的则全然不存。


  这些建筑遗址中出土的夔纹大瓦当、云纹瓦当、葵纹瓦当、筒瓦、板瓦、五角排水管道、青石板、铁斧、铁钉和铁刀,等等,为我们留下了一段历史的印迹。

圆形排水管道(两节套合)

五角排水管道

③陪葬墓群

  在秦始皇帝陵区中现已发现的陪葬墓区有四处:第一处位于陵墓现存封土的西北角,有甲字形大墓一座(面积288平方米);第二处位于陵园内城的北半部东区,有墓葬33座;第三处位于陵园西侧内外城垣之间,有墓葬61座(面积1.53万平方米);第四处位于陵园外城垣东侧的上焦村西,有墓葬17座。根据试掘情况,专家推测这些陪葬墓群的墓主很可能是秦始皇的公子、公主以及内室和后宫的从葬者。考古工作者曾对第四处上焦村西陪葬墓群中的8座进行了试掘,共发现7具骨架,其中女性2人、男性5人,除其中一女性为20岁左右外,其余6人均在30岁左右。墓主大多身首异处,其中M15墓主头骨上还插有一支箭镞,显然死于非命。这8座墓葬都有棺椁,且有一定数量的陪葬物,但这些也只是徒增粉饰,散乱的尸骨才是对墓主宿命的悲惨说明。


   这8座墓葬出土了约200件器物,材质分别为金、银、铜、铁、陶、玉、蚌、贝、骨等,此外还发现了漆器和丝绸的残迹。这些器物的组合以实用器为主,如陶釜、盆、瓮、罐以及铜鍪、甑等,而冥器如陶鼎、盒等则较少。

带箭的头骨

带盖陶盒

铜匜

陶壶

④陪葬坑

   殷周以车马坑从葬,可视为陪葬坑建制的源头。战国以前,除车马坑以外,一般随葬品多置于墓穴内,说明在墓穴外设置陪葬坑的制度尚未盛行。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对“事死如事生”观念的不断践行,随葬器物的种类和规模也日渐增加,并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厚葬之风的盛行。如战国中山王厝墓除设有车马坑外,还设有葬船坑、杂殉坑。


   秦始皇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统一的秦王朝具备更为坚实的物质基础、更为宽泛的审美趣向,集中了更多富有组织、实施和管理才能的人才,以及来自于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因而,以“皇权至上”为指导思想,秦始皇帝陵区所设置的陪葬坑种类和数量均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目前,在秦始皇帝陵区发现的各类陪葬坑已达180余处,铜车马坑、珍禽异兽坑、大型和小型马厩坑、百戏俑坑、石铠甲坑和兵马俑坑等内涵各异的陪葬坑,共同成就了一座巨大的文物宝库。


   秦始皇帝陵区内的大型陪葬坑,因内涵和功用的不同,在形制上也有所不同,有长方形、方形、曲尺形、凹字型和中字型,等等,但这些陪葬坑均为“地下坑道式土木结构”的建筑,都有数量不等的斜坡门道,各坑的立体结构和构筑方法均具有以下共同特征:首先都是根据需要和功能确定坑的大小及格局并进行挖掘,先挖出一个生土圹;在土圹周围包镶夯土二层台;在坑底部填土夯筑作为地基;然后在坑中夯筑多道隔墙(窄长条坑无隔墙),将坑划分为数条过洞,用以放置各种陪葬物;接着构筑木质架构(地袱、立柱、纵横枋木、棚木等);最后在隔墙上加盖棚木,有的还在棚木上加盖一层席子;最终在棚木上覆土夯筑坑顶。这种坑的坑顶一般都会高出地表,门道与坑体的交接处一般都用立木封堵,门道则用夯土填实,完成整个陪葬坑的修筑。


   一座座封闭的地下土木结构大型建筑是秦始皇帝陵区内陪葬坑的一个显著特征。

高足陶碗


陶盆

跽坐俑







   编辑:李想



【上一篇】: 骊山遗珍    【下一篇】: K0006陪葬坑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3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