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专访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院长曹玮:一墓多族徽 可能是赗赙


陕西省宝鸡市石鼓山西周墓地四号墓保护性回填后的景象。 赖城钊 图



 石鼓山西周墓地3号墓出土龙纹禁,其上的有户方彝一件、户卣有大小两件,与小户卣配套的小龙纹禁一件,用于挹注的兽首纹斗一件。   上海博物馆 供图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院长曹玮,曾主持中国-意大利合作项目宝鸡斗鸡台遗址的发掘和周原遗址的发掘,在他看来,原属于不同人的器物最后进入一个墓葬的现象,应该就是文献中所谓的“赗赙”(fèng fù),是两周时期的一种助葬制度。


  记者:你觉得地理环境的因素对于先周时期宝鸡这儿的文化面貌有怎样的影响?


  曹玮:宝鸡是关中西边的门户,西边就是大散关,一直有所谓“四关之中”的说法(关中在四关之中,包括函谷关、武关、陈仓大散关和萧关。这四座关隘控制着关中地区主要方向的出入通道)。宝鸡处于文化交叉的十字路口,从北往南走的,从南往北走的,还有东西方向的,都在这儿交会。比如说,从南边过来的文化因素,像是那种过去我们认为带有蜀文化性质的东西,如尖底罐,也有带有北方文化因素的墓葬。但是,这儿又属于周王朝的畿内,是周人的老家,有很多大族都在这儿聚集,其中周原是一个比较集中的地方,宝鸡也是一个比较集中的地方。因为周人从北边南下,从现在的千阳、陇县那边一直往南走,先是可能就在子午岭附近如甘肃的平凉这一带活动,然后就沿着千河一直到岐下。从岐下向西就到宝鸡,向东就到周原。到西周,一些大族的封邑可能也在这儿,包括异姓的和同姓的。周公庙附近发现过一些大的、高等级的墓葬,在宝鸡这一带则发现相对来讲保存得比较好的墓葬,另外西安附近也有,虽然破坏得比较严重,但偶尔发现的墓葬里出土的铜器也不少。


  记者:你是如何认识石鼓山的墓葬的年代的?


  曹玮:应该说是周初。但是从出土的器物来看,我是看不出来到底是武王还是成王的。武王只有三年时间,接下来就是成王。生活在变化,但是逐渐在变化,有些是标志性的东西,但是大量的东西都处于渐变的过程中。


  记者:你如何看到石鼓山墓葬的族属的问题?


  曹玮:将其族属定为所谓的姜戎,实际上就是因为出了个高领袋足鬲。但是,真正的族属现在还真不好说,因为其完整的资料都还没有公布。


  原来曾发掘过一个刘家墓地(1980年代初发掘的陕西省扶风县刘家墓地),那里整个儿都是出这个高领袋足鬲。所以,当时在陕西的学者基本上把它定位为姜戎文化的典型代表,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变。随着先周文化考古的深入,现在基本上把连裆鬲定位姬周的东西,周人的东西,而把高领袋足鬲定位为姜戎的东西。


  记者:你如何看待石鼓山考古发掘出土的青铜器的?与殷墟青铜器有怎样的关系?


  曹玮:我觉得陪葬的青铜器是战利品的说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过去有些学者认为周人在祭祀的时候可能会把商人的东西放进去。这是因为发现在宝鸡出土的青铜器,尤其是斗鸡台的东西,有一批年代相当早。但是,殷墟也有比较晚的,殷墟四期以前的是商代的,但还有五期、六期、七期,那可能就已经进入西周时期了,那么可能会和宝鸡这儿的有些重合的地方。


  记者:你觉得这次出土的青铜禁是否与周初的禁酒有关?


  曹玮:“禁”是宋代人定名的,到底在周代叫什么我们不知道,只是暂时叫它作“禁”。我想它可能与禁酒没有关系。但是,它把器物垫高了,这里头可以反映出它与仪礼的仪式有关系,可能周人与商人的仪式有所不同。周初禁酒,这是事实,但说它跟禁酒有关,那可能就望文生义了。


  记者:你是如何看待石鼓山出土青铜器上面的文字符号的?


  曹玮:早期的东西带有家族性质的可能是有,但是符号具体是什么,我们现在都不敢确定。说是族徽,那么我举例说“亚”,这个到底是族徽还是什么标识?都说不清楚,研究的人很多,没有一个确定的。


  记者:同一座墓葬出土的青铜器却带有不同的风格,而且还出现了多个族徽的现象,是否有合理的说法能解释这样的现象呢?


  曹玮:我觉得“分器”之类的可能性也不大。还有一种说法是说他们把商人的东西拿来以后,用到祭祀自己的先祖,这个也是不可能的。祭祀的东西一定是跟他有关系,跟他家族有关系,虽然可能并不是直系的关系,但一定是有血缘关系的东西。


  对于原属于不同人的器物最后进入一个墓葬的现象,我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其中观点现在也基本上为大家所承认,那就是“赗赙”。(赗赙制度是两周时期的一种助葬制度。在贵族死后,由王、诸侯或者其他方国的首领赠送车马、衣物以及钱财等随葬之物以帮助埋葬死者时使用,这种制度称之为赗赙制度。赠送不同的物品,名称亦不相同。《春秋公羊传》云:“赗者何?丧事有赗,赗者盖以马、以乘马束帛。车马曰赗,货财曰赙,衣被曰襚。”《春秋·谷梁传》亦解释为“乘马曰赗,衣服曰襚,贝玉曰含,钱财曰赙。”《荀子·大略篇》:“货财曰赙,舆马曰赗,衣服曰襚,玩好曰赠,玉贝曰襚。赙赗、所以佐生也,赠襚、所以送死也。送死不及枢尸,吊生不及悲哀,非礼也。故吉行五十,奔丧百里,赗赠之物包括车马、衣衾、贝玉以及钱财。)关于古代人的祭祀,包括国家祭祀和家庭祭祀等现象都已经消失了,现在人不知道,因此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我觉得我们不能用现在的一些生活常识来衡量古代人的生活,所以我们要研究国家祭祀,还是得从古代文献,从当时的文献去学习古代的生活。


  记者:仅仅发掘了两座墓葬,就受到如此的关注,你怎么看待在石鼓山的这次考古发掘的意义?


  曹玮:这在当时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发现。这不在于出土文物的数量多少,而在于可能会对青铜时代的认识,尤其是对陕西的青铜器研究补充很多资料,对我们研究古代的祭祀也补充了很多资料。古代的祭祀,中外都是必需的,祭祀神灵是当时的国家的任务,现在国家没有这个任务,因此也可说是古代国家消失了的一种东西。相关的很多内容也消失了,那都是我们不知道的。我们现在光说青铜器如何,但是青铜器到底是什么,今天应该怎么样去展示,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因为,现在的国家任务里头没有这部分。而古代的祭祀活动,通过这些器物,让我们能拼凑起来一些端倪。所以,类似的材料越多,我们才能对过去了解得越多。


来源:雅昌艺术网

编辑:孙祯鹰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