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秦始王临终前指定胡亥继承王位?北大汉简上是这么写的

自司马迁《史记》问世后的一千多年以来,人们一直沿袭太史公的说法——李斯、赵高等篡改诏书立胡亥为秦二世基本是盖棺定论。但是2009年北京大学获得了一批西汉简书,其中《赵正书》(注:赵正即为秦始皇嬴政)却提供了另外一种说法,记载了胡亥继位是秦始皇听从李斯等建言后得到明确认可的。

9月23日,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包括《赵正书》在内的《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第一、三、五卷在上海首发。在首发式上,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副所长赵化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赵正书》只是说提供了(关于胡亥继位问题)另外一种可能,值得深入研究。但我们绝不能拿《赵正书》来否定《史记》,毕竟孤证不立。或许将来有更多的出土材料出来,我们才有可能得到答案。”

迄今发现存字最多的《苍颉篇》

北京大学所藏这批汉简,共有3346枚,包含17种抄写于西汉中期的古书。这些古书或是亡佚已久,或是独具特色,是目前所见战国秦汉古书类竹简中数量最大、保存质量最好的一批,在2009年获赠之初就轰动了学界,当时北大历史系教授、北大出土文献研究所所长朱凤瀚用“稀世”两个字来形容它们的价值。


因为这批竹简的内容为各类古代典籍,内容涵盖了《汉书·艺文志》所划分的“六艺”、“诸子”、兵书、数术、方技等6大类古籍,而非以往数次发现常见的律令、文书档案和遣册,所以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组织专家进行的整理工作,也是按此分类为序编为七卷。2012年12月,收录了目前所见简帛古书中最为完整的《老子》的第二卷得以出版。此次集中面世的是第一、三、五卷,包括10种古书。

在第一卷中,作为中国统一文字的关键史料,《苍颉篇》最为引人注意。秦始皇兼并六国后,丞相李斯作《苍颉篇》七章,车府令赵高作《爰歴篇》六章,太史令胡母敬作《博学篇》七章,均以秦小篆书写,作为统一文字的依据。西汉在民间教书的“闾里书师”将三篇字书合一,断六十字为一章,共五十五章,仍称《苍颉篇》。

此书在汉以后不再流行,宋以后已失传。20世纪初以来,我国先后于甘肃几处汉代遗址出土的简牍中发现《苍颉篇》残文,但存字很少。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西汉汝阴侯墓出土的汉简《苍颉篇》,仅存500余字。北大汉简《苍颉篇》经缀合后,有完整竹简63枚,残简18枚,每枚简写满为20字,现存1300余字,是迄今所见《苍颉篇》中存字最多的。

据负责《苍颉篇》整理的朱凤翰介绍,因为其存有完整章目,且每章末皆标明字数,虽然仍为残书,但可以据此看到《苍颉篇》的整个结构和规模,并可推知完整《苍颉篇》应有3300字。《苍颉篇》中的字词有相当一部分取自《诗经》与先秦子书等典籍,也证明在秦始皇三十四年下令禁读《诗》《书》以前,秦人读书涉猎的范围相当广泛。

“北大简本《苍颉篇》的发现,使这一失传八九百年的著名字书之面貌初步明朗,对于中国文化史、教育史、文字学、音韵学与历史文献学的研究都有重要学术价值。”朱凤瀚评价说。

子书补正经史

昔者,秦王赵正出游天下,环(还)至白(柏)人而病,病笃,谓然流涕长大(叹)息,谓左右曰:吾忠臣也,其谋所立。丞相臣斯、御史臣去疾,昧死顿首言曰:今道远,而诏期(窘)群臣,恐大臣之有谋,请立子胡亥,为代后。”王曰:“可。”王死胡亥立,即杀其兄父骨(扶苏)、中尉恬、大赦罪人……(据现场PPT文本)

这段文字出自此次出版的北大简第三卷中的《赵正书》。书中明确记载了胡亥继位是在李斯等建议下,得到秦始皇认可的过程。这与我们传统由《史记》得到了李斯、赵高矫诏立胡亥的认知明显不同。


《赵正书》有竹简50枚,大多保存完好,总近1500字。书中大部分篇幅记录了秦始皇临终前与李斯的对话、李斯被害前的陈词以及子婴的谏言等,负责本卷整理的赵化成认为,其成熟年代可能在西汉早期。而通过书中称“秦始皇”为“秦王赵正”、称秦二世为“秦王胡亥”,说明作者不奉秦朝为正统,有可能为六国贵族后裔所作。

与《史记》相比较,《赵正书》有些段落明显与其同出一源,但也有像胡亥继位问题这样的重要问题,二者记载存在重大差异,比如另外一例就是《赵正书》记载赵高是被秦将章邯所杀,而不是《史记》说的子婴。

“这些都不见于传世文献,所以说,关于秦末历史,汉初就已经有多种不同的记述流传,《史记》只是取了其中一说而已。”但赵化成也特别提醒,“司马迁因为父亲司马谈的缘故,可以阅读大量官方书籍,其中自然也有秦国正史”,加上他本人的采访、调查,“所以我们不能仅据一部《赵正书》就推翻司马迁的说法。”但显然,类似《赵正书》这种出土文献的出现,毫无疑问是丰富了我们对历史记载存有多种可能的认知,值得深入研究。

第五卷堪舆复原图局部


《揕舆》竹书填补空白

北大简第五卷收入了《节》、《雨书》、《揕舆》(堪舆)、《荆决》和《六博》五种数术类古书,多为首次发现。

其中《揕舆》就是今天人们所的堪舆,但在当时堪舆并不是如我们今人理解的风水之学。堪舆一词在唐以后主要是指风水术,但在汉代是指一种主要用于选择时日的数术。从清代开始,就有学者怀疑堪舆的含义在历史上发生过变化,北大简《揕舆》使得这个怀疑成为定案。

“这个堪舆术长期以来我们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因为后期的阴阳先生、风水先生都以为堪舆术就是看风水,其实此前很多学者就指出它不是看风水,它属于日者之术里的七家之一。我们的这个简提供的材料填补了很大的空白,证明它确实是日者之术(注:古人从事婚嫁、生子、丧葬、农作、出行等各项活动时选择时日吉凶宜忌参考的方术)里的一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李零在评论术数文献的整体价值时说道。

来源:澎湃新闻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邮箱:bmy_ic@163.com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