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专家谈赵文涛:陕西,你的傲慢与偏见


赵文涛


我们说超越明清,梦回汉唐,


回归的并不是当时的历史状态,


而是那个时代人们的探寻热情


和新颖求变的精神。


六年前,我曾经接待过一个福州来的干训班。领队带着大家从延安回来后,兴奋地对我说:“赵处长,我们以为出了西安城就是沙漠,肯定要骑骆驼。哎~哟~,没想到,一路到延安,全都是绿油油的。”客人由衷的夸赞,我听起来却五味杂陈。


博友IronMan_D讲了他的亲身经历:"2012年2月29日下午,我出差到珠海,接车的司机师傅听说我来自陕西后显得很吃惊,连说我长得一点都不像陕西人。问其缘由,他说:‘印象中的陕西人都是黑黑胖胖的,说话嗓门很高,看起来比较凶。’晕!敢情这哥们把我们陕西人都当作悍匪了不成?后来他又问我些经常在南方人口中听到的问题,比如,你们那儿是不是特别干旱缺水?风沙特别大?人们是不是还住窑洞?我耐心地从地理、历史以及现今状况等做了说明,还特意强调了陕北、关中和陕南三地的不同,最后告诉他我老家在陕南。结果他直接反问了一句:‘陕南在哪?不属于陕西吗?’顿时我就无语了。”


事实上,遭遇我俩这种尴尬的陕西人并不在少数。曾几何时,陕西的形象变成了黄沙、骆驼、白羊肚手巾、尘土中的腰鼓、黑胖的壮汉高喉咙大嗓子地卖凉皮?2012年,在曲江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新年音乐会,一个阵容庞大的交响乐团,演奏了一大堆的陕北民歌。那么多国际的经典曲目为什么不演奏呢?难道陕西的定位只能是“兰花花”、“羊皮袄”这样的黄土调调?


俯瞰延安城摄于2009年9月


上世纪20年代,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爱德华?桑戴克通过研究发现,人的认知和判断往往从局部出发,扩散而得出整体印象,所以常常以偏赅全。就好像是日、月的光芒,在云雾的作用下扩大到四周,形成日晕或者月晕,掩盖了其他的品质和特点。桑戴克把这种“在人际知觉中所形成的以点概面或以偏赅全”形象地称为“晕轮效应”,也称作“光环作用”。


先入为主,这些符号化的陕西印象与早期的陕西文学以及银幕形象有很大关系。但一直以来我们在宣传方面的偏颇和缺失,也导致了有血有肉多面性的陕西文化被遮蔽在“灰头土脸的晕轮”里。说到陕西,有些人爱说:重振秦汉雄风,梦回大唐盛世。念念不忘的是祖宗,却独独忽略了活在当下的自己。看了一段秦腔《拾金砖》,解馋:“想当年,额爷……”嗳,嗳,别在一千年前意淫了,说两句现在咋办。


陈忠实的《白鹿原》把陕西人的坚韧表达得淋漓尽致,白嘉轩挺直的腰杆代表着不服输的倔强,那只有入口没出口的槐木匣子传承着家族的血脉和精魂。凡事“一根筋”的陕西人做事专注,认准了方向,必定坚持到底,做到极致。翻开长安历史,著就“史家之绝唱”的司马迁、犯颜直谏的魏徽、西行求法的玄奘,这种“轴”性牛人,比比皆是。


关中人有句俗语:人活脸,树活皮。“一根筋”的陕西人对尊严的追求有时偏向极端,甚至过分好面子,放不下架子。久而久之,在大家眼中,陕西活脱就是一个背着包袱、放不下身段的老人,感知迟钝,形象僵硬。


来自网友的街拍


在瑞士举办的一个题为“文化之夜”的小型晚会上,主办方让三十多位来自世界各国的学员,用一分钟的时间了解自己所在的国家。


法国学员带来了葡萄酒,爱尔兰学员带来了威士忌,希腊人说:“世界各国人学数学时通用的符号就是希腊语,我们天天都在说。”


加拿大学员说:“我们的国家很大,但是什么都没有,我们穿中国的衣服,开美国的车,用日本的电器,我们的绑匪来自南美游击队……”津巴布韦学员跳起非洲传统婚礼上的舞蹈,科威特学员说:“我们除了石油,什么都没有,希望它每桶超过100美元。”韩国学员教大家如何在足球场上加油,高喊“大韩民国”,然后奋力击掌四下。每个学员都试图在一分钟内把自己国家的文化表现出来,诙谐的语言和幽默的表演引起大家阵阵的笑声。


轮到中国学员上场,他给大家唱了一段《茉莉花》,虽然展示并不精彩,但观众还是报以善意的掌声。回国后他为自已的准备不足懊悔不已,但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如何在一分钟内表达中国文化的特色。讲老庄,太玄奥难懂;讲孔子,只言片语也说不清;讲饮食,又怕留给人贪吃的国民印象;而长江、长城、黄山、黄河、京剧、汉字这些中国人自认为能够代表民族特色的东西,对于没有共知的外国人来说,理解起来也很不容易。看起来“地大物博、文化丰厚”成为我们无法精炼展示文化形象的制约,但真正制约我们的是,对文化理解的片面和对生活体悟的缺失。


陕西的地位形象之于中国,犹如中国的地位形象之于世界,内涵丰富深厚,但似乎又陷在自娱自乐的光晕里,怨不得别人会以偏赅全。陕西文化之炫美、之壮阔、之诱人,其丰富、浪漫、人文、幽默至今还未完全呈现出来。陕西的形象是被神化了,还是弱化了?


2013年西安某音乐节的现场照片


说汉唐,是基于当时世界的横向比较,可谓绝对的先进。领先的政治文明引得各国纷纷仿效,大批的使臣学者慕名而来。在那时,一切都是浪漫的,创造的,天才的,一切再现都化为表现,一切模拟都变为抒情……汉唐文化“源道”而“重实”,一面从对过去的扬弃中壮实根干,一面从对现实的创造中繁茂枝叶。所以我们说超越明清,梦回汉唐,回归的并不是当时的历史状态,而是那个时代人们的探寻热情和新颖求变的精神。


2015年5月陕西师范大学工作人员用微米级技术修复彩绘兵马俑


“活在当下,表达真实”,看似简单的八个字,也许是陕西形象摆脱“晕轮效应”的一剂良药。


如果给我一分钟的时间,让我表达啥是陕西文化,我也许不提兵马俑,但我会说正在修复兵马俑的考古人;我也许不提祖庭佛像,但我会说在大慈恩寺里绘制佛像的画工;我也许不提七十二帝陵,但我会提“东方帝王谷”,那些以现代科技保护开发帝陵的研究者;我也许不提唐装汉服,但我会提穿汉服逛开元吃麦当劳的普通女子。


展示文化形象不是单纯地缅怀过往或是彰显辉煌,而是真诚地回归和珍惜当下的美好。陕西文化的博古藏今,落到生活里,就是一种热爱,一种行为,一种在古今交融中正在发生的精彩。


(作者赵文涛系西部电影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来源:陕西头条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邮箱:bmy_ic@163.com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