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秦代青铜兵器真能碾压世界?

资料图:复古青铜剑


原标题:领先世界的秦代青铜神兵存在吗


作者:冷兵器吧王保保


在传统历史认识里,长久以来中华文明有着悠久而发达的青铜文化,比如司母戊鼎还是目前世界上出土的最大重量的青铜时代器皿。随着这种灿烂青铜文化而来的是许多国人对上古兵器的孜孜追求,不少人的意识里,越上古就越厉害的倾向,甚至后世钢铁兵器也比不上先秦的青铜兵器,这就显得不太现实了。


“中华第一刀”林家遗址青铜刀,现收藏于国家博物馆


作为中国最早的青铜武器,也是中国最早的青铜器,有着“中华第一刀”之称的东乡林家青铜刀产于史前时代的甘肃省林夏市东乡林家遗址,其含锡量为6%—10%之间,为不折不扣的人工冶炼产物,距今已有大约4700年。但它还不是世界上第一款青铜器,伊朗泰佩希萨尔出土了公元前3900年的青铜针,早中华第一刀一千年;除此以外还有伊朗泰佩叶海亚公元前3000年的青铜匕首。等到中华第一刀的时代,著名的两河流域名城乌尔已经大量出现青铜短剑等武器了。


甚至,围绕中华第一刀是不是中国产物的争议在学者之中都一直没有中断过。诺尔巴纳认为此物一出现就以比较先进的双面范铸法制造不符合青铜器发展的规律,因此不排除是外来物的可能性。而严文明先生则认为此物可能与当地矿产资源条件有关,不是有意制造的锡青铜合金(《论中国的铜石并用时代》)。事实上,比这还晚的被认为是夏代晚期遗址的二里头文化大多数器物都是石器,不要说青铜,连铜都不多《二里头遗址与二里头文化研究》。


晚出发的意味着之后要追上别人并不容易,那么到了战国和秦朝,那支令许多现代人向往的大秦虎狼之师手中的武器是什么档次的呢?


秦兵马俑显示秦军依旧青铜兵器为主 铁兵器比例不到万分之一


除却陨铁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天外来铁”,中原地区最早的人工冶炼的铁制武器出现于1990-1991年发掘的河南三门峡虢季墓,断代为西周末至春秋初,也就是大约公元前8世纪左右。我国一些学者甚至历史书籍就曾据此认为春秋战国时代中国已经进入了铁器时代。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从虢国墓的铁剑过去了500年之后,著名的秦始皇陵兵马俑一口气出土了4万多件青铜兵器,但是除开被认为是不小心混入的个别铁铤铜镞以外(铁铤是连接部件但并非箭头),铁制兵器就仅有区区一个铁矛头,一个铁箭镞(《秦俑专题研究》、《秦始皇陵兵马俑坑一号坑发掘报告1974-1984》)。


2003年出版的《中国军事工程技术史》对整个秦代铁兵器做了统计,笔者为大家列举出来——


陕西临潼下刘村:铁戟2件;


秦始皇陵西刑徒墓:铁剑1把;


秦始皇陵园:铁匕首1件;(注意,秦始皇陵园不是指兵马俑坑)


秦始皇陵兵马俑坑:铁矛1件、铁镞1件,铁铤铜镞2件;


江西遂川:铁铤铜镞80件。


可见秦代兵马俑铁兵器稀少并非孤单现象。因为即使是在朝邑北寨子,咸阳黄家沟的多达几十座战国秦墓中也是未见铁制兵器的踪影。当然,秦也出土有过钢铁武器,统一之前的陕西凤翔高庄秦墓就曾一次出土5把铁剑,最长可达105厘米。


陕西凤翔高庄秦墓铁剑


但此铁剑形制和燕国遗址燕下都出土铁剑形制相当,长度相等(《陕西凤翔高庄秦墓地发掘简报》)。其作为孤证,不能排除是外来进贡物的可能(《秦俑专题研究》)。而且,即便是出土铁兵器的秦墓里,铜器数量也是远远多于铁制品,临潼上焦村和凤翔高庄秦墓皆是如此。整个秦国历史上出土所有铁制兵器尚不及燕下都一个遗址出土的多,这绝望的数量足以令人完全忽略掉秦代铁兵器的存在了。


且不要说是秦代,即使是汉初,青铜兵器仍为主流。在汉墓发掘中,山东临淄齐王刘襄墓铁兵器141件,但青铜器高达6751件,其中兵器1904件。如此悬殊的差距显然也不能说那时候已进入了铁器时代。一直要等到西汉中期的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中,铁兵器所占比例才首次超过了青铜兵器。据此冶金史专家们认为“汉初兵器材质与战国相比并无明显变化”(《中国古代金属冶炼和加工工程技术史》P280)西汉中期以后铁兵器所占比重越来越高,到东汉时青铜兵器已近绝迹。


秦青铜剑


毕竟,因铁制兵器对机械性能和加工工艺的要求比较高,中原普及铁兵器比出现要晚的多——东周贵族墓葬中作为高级陪葬品的铁兵器们,看上去都是些平凡的家伙什,却还动不动被周的贵族们给铁剑柄之类的器具上镶金戴玉,正说明了当时铁兵器的稀有和珍贵。因为这种铁器时代概念的复杂性,我国的冶金史学者华觉明先生就曾说:“这里有必要指出,铁器始用年代,冶铁术的发明年代和进入铁器时代的年代,这三者是有区别的”以及“冶铁术的发明年代并不等于进入铁器时代的年代”(《中国古代金属技术》)。


那么和大秦同时期的世界其他地区武器是什么样子呢,秦能后来者居上,超越别人吗?


同期世界早已普及铁兵器


我们把目光投向欧洲,看一看古希腊文明的武器装备水平。希腊特色的武器Kopis刀,就是电影《斯巴达》里的斯巴达勇士们手中那把刀,它是什么材质的?大概是因为金光灿灿的青铜看起来比较像上古神兵,好莱坞的道具师们将其做成了青铜的样子,然而史学界和考古界对此却有不同说法。 “在希腊,铁器时代始于公元前十一世纪接近末叶的时候。铁器的知识是由安纳托利亚传播而来,虽然也有人认为是由北方传来。然而我们发现了许多武器,主要是来自富人的墓地”(《世界冶金发展史》P115)。


前500年左右的希腊陶瓶上绘有铁匠在竖炉前打铁的图案


有大量的出土实物,再结合陶瓶绘纹画等来看,希腊世界比虢国墓更早地应用了铁器,并于大约公元前8世纪普及铁兵器。而早秦始皇一百年的亚历山大帝国,其著名的马其顿步兵方阵的制式武器就是铁制的萨里沙长矛,出土的萨里沙长矛实物也证明了这一点。亚历山大大帝的军团曾带着这些铁制武器从希腊一路远征到了亚洲,灭亡了古波斯帝国。


图为铁制萨里沙长矛出土实物,左二图为矛头右二图为矛尾及连接件


作为冶铁文明的起源地,西亚自然进入铁器时代的时间也是最早的之一。公元前15世纪赫梯人基本普及了铁器,随着赫梯人的扩散,在加沙附近的格拉尔附近发现了许多处于公元前12世纪的锻铁工场,另外还有公元前14世纪的铁刀。唯有埃及被传入铁器比较晚,直到被亚述占领期间才算真正普及铁器,开始出现了大量的铁制品,但这个时间已经是公元前7世纪了(《世界冶金发展史》),依然早于秦代。


印度在拉贾斯坦邦的阿哈尔出土了最早的铁器,大约是公元前19~20世纪,比虢国墓早一千多年。但真正铁器时代的到来即普及铁兵器也要等到公元前15世纪左右,我国的学者涂善厚先生曾撰文《有关印度铁器时代的开始年代的问题》也支持这一结论(《铁器的起源问题》)。所以在秦代,印度也早已不再广泛的使用青铜武器。


中欧地区同样有早期铁器出现,捷克的加诺夫斯发现公元前15世纪的铁刀。而奥地利的哈尔斯塔特是一个大型的铁器时代遗址,出现于公元前8世纪,也早于秦代几百年。而秦代同时期,西欧蛮族凯尔特人也同样早已抛弃了青铜武器迅速普及了钢铁兵器。


大约和秦朝同期的西欧出土了大量的这种凯尔特钢铁长剑,因为太过常见反而无人关注


显而易见,在秦代同时期里,亚欧大陆上的主要文明都已抛弃了青铜,普及了钢铁武器。所以秦代基本上不具备和世界进行平行对比的条件。


那么为什么大秦军团不使用钢铁呢?是因为他们手里的青铜兵器比铁兵器更好吗?


秦王对六国铁兵的担忧


赵之邯郸,楚之宛早以冶炼而著称,楚有“宛之钜铁施,钻如蜂虿, 轻利剽遫,卒如熛风。”的美誉。韩国的冶铸地点就更多了,光生产剑戟的八个地方就博得“天下宝剑韩为众”的赞语,河南省的西平县酒店,新郑县内仓城,登封告城镇(韩国古阳城)均发现战国时期冶铁遗址。地处边陲的燕国也远强于秦地。晚期战国时代的河北易县燕下都遗址某一个墓就一次即出土几十把钢剑,仅此一墓就比整个秦地从西周直到秦代灭亡的钢铁兵器总数还要多。而整个燕下都遗址还并不仅此一墓。除兵器以外,燕下都而且还出土了钢铁铠甲片。不仅是数量上,燕下都的钢剑质量也属上乘,是经过了精准渗碳反复折叠锻打,而且拥有淬火热处理技术的先进武器,这样的剑才应被称为神兵利器。


综合而言,上述诸国虽然仍旧以青铜兵器为主,钢铁武器比例依然不够大,但比秦可就强的太多了。


燕下都出土各式钢铁兵器,钢剑长达一米


这些国家的铁制兵器早已用于战争。面对敌人的武器领先优势,秦昭王已深感忧虑的说“吾闻楚之铁剑利而倡优拙。夫铁剑利则士勇,倡优拙则思虑远,夫以远思虑而御勇士,恐楚之图秦也。”(《史记·范睢蔡泽列传》)实际上别说钢铁,秦国就连铜锡也要依赖于从江南进口,直到秦始皇时代,秦王佩戴的也依然是来自楚地的“太阿之剑”。


这是秦王不了解青铜上古神兵的威力而杞人忧天吗?秦剑究竟能不能敌的过钢铁兵器呢?


弯道难超——大秦青铜兵器的现实威力


在著名纪录片《复活的军团》中,传说里硬度和韧性达到完美结合,既能削铁如泥还能在被压弯两千年之后迅速恢复原状的记忆合金,被盛赞为青铜兵器铸造巅峰的秦剑究竟质量如何呢?曾有数把秦剑被分别送给中国有色金属研究院等专业机构做化验和电镜检测,其情况大致如下——


01396号剑:锡21.38;


01399号剑:锡18.02;


01395号剑:锡表面31 内部21.40;


01395号剑:锡表面内部均为大量


现任秦俑博物馆考古队队长的刘占成就说过“从上表可以看出,在检测分析的四件标本中,除01399一件含锡量为18.02%外,其余含锡量均在20%以上,另一件01395含锡量‘大量’,是说在30%以上”,“金属学理论告诉我们,如果含锡量超过20%,由于共析体数量更高,抗拉强度迅速降低,塑性已很差。这样的青铜硬度虽高但已是脆性材料,用这种材料制造的兵器使用时极易断裂”(《秦俑坑铜剑考论》刘占成 张立莹)。


青铜器含锡量跟性能的关系


简单来说在不考虑其他因素影响下,含锡量越高的青铜其硬度越高但同时韧性下降,超过20%以后会变的极脆。按照秦剑的铜锡配比分析,其硬度平均在105-210HV。所以结论就是,秦剑除了空有一点硬度(相对于青铜而言,但也不是比钢硬)之外,其性能几乎一无是处。可见,“(秦)铁兵器发展的迟滞,根本原因始终在于技术的限制”(《中国古代军事工程技术史》钟少异),由于含锡量过高的缘故,秦剑的性能完全不能令人满意了,更没法支持秦青铜兵器比铁兵器更胜一筹的说法。


那么世界上其他的青铜武器质量如何,是否都是这种水平呢?我们以大约公元前1700年到公元前1600年,早于秦代一千三百年的北欧青铜器为例来说明一下。


除了加锡以外,冷锻也可以大幅度提高青铜器的性能,使其硬度不逊于含锡量更高的青铜,同时还不过多损失其韧性。一把来自丹麦锡尔克堡的含锡量8.8%的斧子刃部经过了良好的冷锻(《Iron and steel in ancient times》),硬度在200HV以上,跟秦剑相当。但其脊部依然维持了良好的韧性,拉伸率可达10%,而秦剑呢?只有不到1%。而以秦剑的含锡量和拉伸率,也失去了冷锻的可能。


所以,莫说和同时代的钢铁兵器一较高下,就连早几百年的同为青铜制的含锡量15%越王勾践剑,还有西方千年前的青铜武器们,秦剑恐怕也是大为不如。事实上,同样出自兵马俑坑的青铜矛合金比例就比秦剑要更合理,分别为铜79.42%,锡13.60%、铅0.75%,相比含锡20%的秦剑,这才是真正能上战场的青铜兵器,只是这样的含锡量对于锻制而言依旧偏高,也不是理想状态。


在世界范围内,这样的青铜器并不是孤例,在迈锡尼大约同时期或略早的意大利出土了许多青铜匕首和斧子,在东海岸佩特兰索姆一次就出土了25把青铜匕首。绝大多数这样的匕首斧子含锡量都在9%~15%,对比下今天的锡青铜标准虽然仍略高但比秦剑好得多了,实际上在青铜时代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都是这种水平。大概只有不列颠能跟秦相比,该地所产的早期青铜制品含锡量也常常在17%以上,不过那也是早于秦代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约公元前1600~公元前1400年)。


公元前1550年~公元前1450年之间不列颠高锡青铜斧


比起铁器差距更远


自从公元前15世纪赫梯人开始扩散冶铁技术之后,铁兵器很快就成熟起来了,渗碳工艺使熟铁成钢,淬火工艺更让其无坚不摧,具备了真正成为神兵利器的可能。大部分稍微用点心的铁兵器其实都是经过了渗碳的中高碳钢制武器。唯有铠甲因为制造工艺所限还保留着熟铁制。在19世纪以前,因为炉温不可能达到铁熔点,反而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纯铁。所以所谓的熟铁其实大多数也是低碳钢。叫什么不重要,关键是性能如何。


以被传入铁器较晚的埃及为例,一把公元前900年,比秦朝早了700年的带凸缘铁斧,其刃部高达0.9%的含碳量是一把不折不扣的高碳钢武器,并且经过了淬火。其刃部达到了440HV的硬度远超秦剑,同时脊部又只有70HV维持了良好的韧性(《世界冶金发展史》)。这样的一把斧头是青铜时代任何武器所不能及的。而中国的燕下都遗址的钢剑,满城汉墓出土的中山靖王刘胜佩剑也都具备相似的工艺,刃部硬度甚至可高达800HV,所以说,汉代中国才不愧为世界一流的金属兵器制造大国,而不是秦代。


连青铜剑平均水平都达不到的秦剑性能和上述钢铁兵器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那么对于秦剑优异的柔韧度性能又该怎么解释呢,电视上严肃的科学记录片能有假吗?下面仍是亲手发掘过秦剑的刘占成先生现身说法:


“‘这些青铜剑的韧性惊人,有一口剑,被一具150公斤重的陶俑压弯了,弯曲度超过45度。当陶俑被移开的一瞬间,奇迹发生了,青铜剑反弹平直,自然还原’的种种传说,并非事实,所以一直没有找到所凭所据,是谁见了?谁在现场?客观的说,秦剑并不具备压弯而不折的韧性”(《秦俑坑铜剑考论》))。


出土秦剑断裂数段


跟传说的相反,秦俑坑恰恰出土了许多的破碎剑身与断成数截的剑锋。刘占成先生对此又评价说:“我们如若不慎,把秦剑不小心从手中掉落地下的话,马上就会摔成好几节。”身为兵马俑考古队的刘占成先生所说自然不是空穴来风,我们认为是言之有据的。


虽然不能把珍贵文物的秦剑故意摔在地下测试,但正好一则新闻给了我们侧面证据。


《江淮晨报》报导,1997年8月,寿县博物馆在挑选文物进京参加“中华文物精品展”时,将馆藏国家一级文物越王剑(并非勾践剑)因操作不慎摔断为三节,由此导致博物馆馆长下课。可以看到,即使含锡量低于秦剑的寿县越王剑,也照样经不起摔。含锡更高更脆硬而且更长而薄的秦剑自然更不用提。


对于秦代兵器的发展观,我们继续用专业著述话作为结语:“所以,我们说关东六国的铁兵以其优胜见长的时候,秦国的铜兵却正处于自己的盛期”(《秦俑专题研究》),“对秦剑要实事求是,不可夸大其词才是研究者的科学态度”(《秦俑坑铜剑考论》)。当然,我们也必须强调一点,秦俑坑青铜剑或许只是陪葬冥器或仪仗用品,性能差一些也不会有什么严重影响。只是兵马俑秦剑究竟性质如何学界尚无深入研究,毕竟从铭文可以看出同时出土的铍、戟、弩机等许多都是吕不韦时期制造的实战武器,并非为秦始皇准备的陪葬之物,要强说秦剑是异类似乎并不容易。


结语


综合数量和质量双方面,秦代青铜兵器莫说是后来居上领先世界,就算是想追平战国诸侯恐怕也还需要今后更多出土文物的证据。上古神兵的传说虚无缥缈,金光灿灿的青铜也敌不过同时代世界其他地区乌七麻黑的朴实铁兵。神功终究只在幻想中,而现实是科学的天下。


青铜技术起步晚,让人们幻想中能够横扫世界的秦军在世界强军甚至其周边蛮族们都普及了铁兵器的情况下还在使用青铜武器,再加上对青铜锻造尤其是冷锻技术的掌握不足,不但秦军武器性能比之六国未必能有上风,就连秦同时代西边和北边的少数民族在冶金技术和武器性能上也可能比秦要更好。而要说钢铁兵器时代,只有到秦灭百年后的西汉中期时中国才能迎来第一个弯道超车追上世界顶级冶金水平的机会,进入中国钢铁兵器发展的全盛时代。


那么秦的胜利究竟来自于什么方面呢?其实在人力为基础的冷兵器时代,手上兵器的优劣在战场致胜因素中只是相对次要的一个,战术、训练程度、身体素质等等都比之更为重要,而在一个最为关键性的因素上,大秦有着力压群雄的独到优势,只是这个优势的真实面貌相信会让自认“了解”秦代的人更加吃惊。


来源:腾讯网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邮箱:bmy_ic@163.com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