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快讯
加强科研组织 促进学术研究



  子曰:“三十而立”,人应如此,一个单位和部门亦应如此,秦俑博物馆发展成长的历程更是如此。2009年,秦俑博物馆正式开馆已三十周年。走过了三十年的风雨历程,秦俑博物馆的科研工作犹如春秋鼎盛的青年人,确确实实做到了三十而立,朝气蓬勃而又成果累累。回顾往昔,确有许多值得汲取的经验和总结的事情。


  一 、执着探索和不懈努力


  秦俑博物馆是在远离临潼县城7.5公里的骊山北坡的古代小河滩地上开始创业的。当年确有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艰难与辛酸,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各类专业人才相继来到这名不见经传的晏寨乡(公社)下和村(大队)西杨组(小队),头顶烈日背灼阳光开始了令后来世界文博界震惊的田野考古——秦兵马俑坑的发掘工作。紧接着秦俑博物馆的筹建工作也快速上马。田野挖掘和展馆建设成为当时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科研人员也义不容辞地奔忙在建筑工地的各个角落:验收石料、查验工程、保管原料、外出联络、协调统筹、守护工地,人人俨然都是施工员监理人。尽管,他们不可能坐在窗明几净的书房内从事专业的正规的科研工作,但前辈们并未在困难面前犹豫退缩。恰恰相反,夜晚,他们常忘记白天劳作的苦累,或交流切磋,或挑灯苦读,或整理资料。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住农家睡土炕,这都不能阻挡他们对学术对科研的向往,更有人常感时不我待,经常刻苦钻研到夜半更深,誓把被文革荒废的时间和业务抢回来。可以说,前辈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已尽可能地开始了秦俑科研工作的第一步,尽管是零星的自发的,缺乏总体规划和长远目标,但这是秦俑科研工作的发轫之举,弥足珍贵。岁月飞逝,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听到读到有关他们这段往事的回忆,仍令人热血沸腾、油然起敬。


  经过数年的努力奋斗,1979年秦俑博物馆终于正式对外开放了。这是秦俑博物馆发展史上一个崭新的里程碑,也为秦俑博物馆科研工作的全面启动提供了契机。


  1981年,开馆仅两年,虽然,博物馆工作的重心还在基本建设、考古发掘和观众接待3个方面,全馆也仅有15名专业人员,但是,馆领导已敏锐地意识到科研工作在博物馆未来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率先在博物馆界成立了秦俑博物馆学术研究小组,负责全馆的业务咨询、资料收集和科学研究。小组的召集人为郭长江、张文立、王志龙,馆领导杨正卿和白述元分别负责业务和科研工作。需要指出的是学术研究小组并非专设的有编制的固定机构,其成员仍主要从事三大工作。


  1982年4月,学术研究小组扩充为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其职责是组织全馆业务工作,提出研究计划,收集相关信息、编印图书资料。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是张文立,副主任委员是郭长江。学术委员会首先提出了初步的研究专题,翻印了《中国博物馆学概论》,复印了《考古》、《文物》、《考古学报》等刊物中有关秦汉陵墓发掘简报和研究论文,收集刊登于各报刊的秦陵秦俑研究文章目录。1982年10月为纪念开馆三周年,学术委员会编印出版了由张文立主编的《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年文集》,内容有纪念回忆、秦陵秦俑研究、相关研究资料三大部分。


  限于人员及客观条件制约,开馆初期的科研工作,主要围绕博物馆的陈列工作展开。学术委员会成立后,使全馆科研向有计划有步骤的方向研究迈出了第一步,委员会还有计划有针对性地组织多次学术讲座和小型学术讨论会,并对报刊上相关文章进行分析研究,有力地活跃了全馆学术气氛,营造了热烈而严谨的学术氛围。总之学术委员会的工作为此后全馆的科研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1983年,博物馆职称评定领导小组成立,组长杨正卿,副组长白述元,成员有张文立、马秀青、李复华。是年10月,经上级批准,张文立、马秀青、郭长江获助理研究员职称,王志龙、杨异同、马崇德获馆员职称,这是秦俑博物馆第一批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业务人员。从此,专业人员职称评定成为制度,三十年来有考古、历史、文保、财会、统计、建筑各专业的百余人荣获中级以上专业技术职称。


  1984年8月馆职工夜校成立,校长杨正卿、副校长张文立。创办目的在于对全馆职工尤其是被文革耽误的青年职工进行基础培训,提高职工整体文化水平。夜校无专职教师,由具各科专长的同志兼任教师,课程由校领导因地因人制宜地选定。虽然学习采取自愿,讲课也无报酬,但教师精心备课认真讲解,学员专心听讲。数年间无论酷暑寒冬,大家总是按时到场,虚心求学。教学采用讲解、答疑、解惑、质疑的灵活方式。教学互动,教学相长,大家都深感获益匪浅。在那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年代,才会有如此浓厚而刻苦的学习风气。许多学员正是从这里开始了业务研究的启蒙阶段,培养了热爱知识热爱专业的治学素养。经过几年课堂内外的勤奋钻研,他们大多走进了成人高校,学成归来,报效秦俑,早已成为我馆各个专业领域的中坚和业务骨干。几十年来,共约20余人次参加国内各级专业培训,另有10余人次参加中意、中德文物保护中心培训。20余人在职学习历史、考古、外语、财会、文保等专业,并分别取得大专、大本、硕士、博士文凭。


  自从1982年春秋两季先后两批14名大学生分配到秦俑博物馆起,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和引进,截至2007年底在职职工中具有研究生学历者14名,占全体职工人数的14.4%;具大学学历者151名,占43%;大专学历者129人,占36%。仅硕士、博士学历人数已与1982年入馆大学本科生人数持平。通过博物馆组织多年着力培养和专业人员个人努力,到2008年底已形成了具有正高12名、副高34名、中职73名的高中低成梯次的较具实力的科研队伍。研究人员专业涉及文博(考古、历史、文保、宣教)、档案、经济、工程、会计、翻译诸行业,门类齐全,有力地促进了各学科各专业研究工作的发展。


  不积细流无以成江海,秦俑博物馆科研工作从上世纪80年代中叶已走出了“一围之木,始生如糵”蹒跚学步的求索拓荒期,步入了科研工作的新阶段。三十年辛勤耕耘,终于大见成效,现今秦俑博物馆已有了一支实力雄厚学科齐全的科研队伍,并已结出累累硕果。


  二、科研工作的发展与进步


  三十年来,历届馆领导对业务工作非常重视,对科研项目的投入不断加大,使业务队伍从弱到强,研究成果由低到高逐渐发展。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历届馆领导的大力支持,离不开秦俑学人的共同努力,也离不开研究室细致入微的组织工作。研究室是秦俑博物馆的一个专业研究部门,它的工作范围和内容牵涉到全馆业务的很多方面,所以说,研究室实际上是全馆业务工作的组织、协调和管理的一个综合机构。


  以1984年召开的第一届秦俑学术讨论会为标志,秦俑博物馆的科研工作从艰苦求索的拓荒期步入了初步发展的新阶段。


  为了及时交流研究成果,广泛联系国内外专家,进一步深化秦俑研究,秦俑博物馆先后组织了六届学术研讨会。


  第一届学术讨论会召开于1984年10月,主要议题是秦俑坑的属主问题。会议收到学术论文38篇,其中我馆业务人员撰写20篇,占论文总数的52%。论文涉及秦俑的军事内容、艺术、秦陵研究、秦陵二号铜车马等。参加会议的87位代表来自全国各地,与会代表热烈地发言交谈,着重讨论了陈景元提出的秦俑属主的新见解。我馆中青年学者大多首次在大型学术会议上提交论文,参与学术切磋,表明秦俑博物馆中青年学者已跻身国内秦史、秦俑学研究殿堂,并占据一席之地,标志我馆科研工作迈上了新台阶。


  第二届学术讨论会于1986年11月10~13日召开。会议的主要议题是秦俑的军事内容、秦俑艺术、秦俑主题。大会收到论文58篇,我馆20余人出席会议,提交论文23篇,占总数的39%。在这次会议上,根据学者的意见,成立了秦俑学研究会,聘请石兴邦、李学勤、林剑鸣等9人为顾问。选出吴梓林、何清谷、袁仲一等21人为理事。秘书处设在秦俑博物馆研究室,由秘书处负责召集理事会,选出常务理事及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等。


  第三届学术讨论会于1990年6月18~23日召开,会议主题是秦俑与秦文化。参加会议的中外学者136人,收到论文89篇。在这次会议上,学者们提出将秦俑纳入秦文化的范畴内研究,因为秦俑、秦陵是秦文化的集中反映,也是秦俑博物馆文物、遗址的基本内涵。所以,由秦俑而秦陵再延伸到秦文化,是秦俑研究的必然逻辑。会议期间改选了秦俑学研究会理事会,选出了会长、副会长和秘书长。聘请武伯纶、李学勤、汤池、林剑鸣等8人为顾问。会长袁仲一,副会长何清谷、张文立、贾景臣。秘书长由张文立兼任,副秘书长徐卫民。推选出理事27名,其中常务理事15名。


  第四届学术讨论会于1994年8月16~20日召开,会议主题是秦俑与秦文化,秦俑博物馆副馆长吴永琪、馆长袁仲一分别致开幕词和闭幕词。与会代表109人,收到论文96篇。会议论文涉及到秦俑、秦文化研究的许多层面。在这次会议上,秦俑学研究会召开了常务理事会及会员代表大会。聘请李学勤、汤池、林剑鸣等7人为顾问。会长袁仲一,副会长何清谷、张文立、韩伟、吴永琪。推选理事28名,其中产生常务理事16名。


  第五届学术讨论会于1999年8月召开,会议主题是秦代的中西文化对比和秦俑文物的科学保护。参加会议的中外学者120人,收到论文108篇。与会代表就秦俑研究中的热点问题、难点问题进行了热烈而集中地讨论。由秦俑、秦陵到秦史、秦文化,涉及面较宽,对一些老课题如人物评价、秦王朝灭亡的原因、早期秦文化、秦文化与周文化、东方六国文化的关系提出了新观点和研究的新思路。会议期间,改选了秦俑学研究会,聘请李学勤、刘士莪、宋伯胤、周天游、余华青为顾问。选出会长袁仲一,副会长何清谷、张文立、韩伟、黄留珠、吴永琪、张仲立,秘书长徐卫民,副秘书长田静,常务理事18人,理事35人。


  第六届学术讨论会于2004年7月召开,会议主题是秦俑与秦汉文化。会议期间召开理事会,讨论秦俑学研究的现状和未来。理事们提出四点建议:第一,开展经常性的研究活动,及时组织小型灵活的讨论会,研究秦俑秦文化的热点问题。第二,开展专题研究,对某些专题可组织二三十人的短小研讨会。第三,加强与会员的联系。第四,注意收集秦文化的研究信息。会议推选37位学者为理事,产生常务理事23名。选举袁仲一为会长;吴永琪为常务副会长;何清谷、张文立、黄留珠、张仲立、焦南峰、徐卫民为副会长;秘书长田静,处理学会日常工作。


  连续六届秦俑研究学术讨论会的召开,扩大了秦俑在学界的影响,活跃了馆内学术气氛,增强了馆内学者与国内外学者的联系和交流,有力地提升了本馆科研人员的水平和境界。


  三十年来,秦俑学人不仅以宽阔的胸怀广交学友,而且以崇高的敬业精神编辑出版了秦俑、秦文化和博物馆学的研究书籍多部,使得秦俑研究在学术界的影响日益扩大。这种长期的学术联系和磨炼,也造就了一批人才,使秦俑博物馆多位业务骨干逐渐成为各个研究领域的专家,被称为一支不可忽视的“秦军”。


  科学研究,信息为先。三十年中,秦俑博物馆业务人员先后参加了中国考古学会、中国先秦史研究会、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中国博物馆学会、中国社会史学会、中国历史地理学会、中国《史记》研究会以及陕西省考古学会、陕西省历史学会、陕西省博物馆学会、陕西省司马迁研究会等学会组织的历届年会,主动了解学术信息,积极向全国全省的历史、考古、文物、博物馆学会的专家和同行学者学习。这种互动交流切磋的科研方式对提高全馆业务人员的治学水平起到明显的促进作用。


  在学术研究和探讨方面,我馆学人不仅走出陕西,而且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走出国门,真正开始了学术科技的国际交流。秦俑博物馆与德国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合作攻关的秦俑彩绘成分及防脱落科研工作已进行20个年头,获可喜成果。“秦俑彩绘保护技术研究”项目,荣获2003年度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200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二十年来,双方有数十人次专业人员赴对方单位从事研究交流,为本馆培养了一批有造诣有潜力的青壮年文保专家,这是一项巨大的收获。三十年来,秦俑博物馆的专家袁仲一、吴永琪、周铁等人还多次赴美、日、德或出席学术研讨会,或举行学术讲演。青年学者也有多人出国深造交流,有的从事研修,有的举办讲座。这些都锻炼了人才,扩大了秦俑在世界的影响。我们还与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和相关科研单位建立起学术交流和信息交换关系,国内的有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首都博物馆、陕师大历史系等等,国外的有美国波士顿博物馆亚洲美术部、日本东京大学东洋史研究室、日本关西大学东西美术研究所等等。


  在走出去的同时,我们还采取请进来的办法,先后邀请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徐州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江西师范大学、国家文物局、社科院历史研究所、陕西省考古所、山西省考古所、中国历史博物馆等大专院校、文博单位的专家林剑鸣、韩伟、孙机、周天游、黄留珠、刘宝才、赵世超、熊铁基、何清谷、宋伯胤、周晓陆、焦南峰、李裕民、李承森、葛承雍、刘庆柱、赵化成、王子今、黄今言、陶正刚、宋新潮、臧知非、刘华祝、宋超、王云度、路东之、胡雅琴、王青等来馆讲学。我们还千方百计邀请国外知名学者来馆交流探讨,如日本的鹤间和幸、瑞士苏黎世大学的Heinz·Befke教授等。这些专家分别就秦代历史、秦文化、博物馆学、秦陵文物、秦俑研究、国外博物馆介绍、文物保护、治学方法等作了专题讲座,使馆内人员能够与知名专家教授面对面交流,聆听各领域专家的宏论,从中受到教益。


  三、不断充实完善科研规划和科研制度


  博物馆的科学研究工作,就是对博物馆的藏品及其相关学科进行研究。学术研究是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基础。只有建立在研究基础上的陈列、征集和宣教,才是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博物馆如果没有多学科高水平的理论研究,就不会有领先的科研规划和远大的发展前景;如果没有扎实的基础性研究,就不会有高质量的陈列方案;如果没有深入细致的研究,就不会有高水平的讲解服务;如果没有深广全面的研究,就不会有因馆而异的文物征集保管计划。可以说,科研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博物馆的业务工作水平,影响着一个博物馆的社会形象。


  实践证明,博物馆的一切业务工作都是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的。博物馆的科研工作必须有组织、有计划地完成。这样既能充分利用现有科研力量,也能发挥个人专长,还能避免重复劳动,提高工作效率。秦俑博物馆研究室就是这样一个科研协调机构。多年来,历任研究室主任都能够尽职尽责地做好科研课题的组织实施工作,贯彻落实馆领导下达的各种科研组织任务,认真做好科研项目的规划和协调工作。他们甚或放弃自己的科研课题,尽心尽力地组织集体科研项目,从出版系列著作《秦俑秦文化丛书》和《博物馆学研究丛书》的提出,到完成90多部著作的出版任务。从编辑大型论文集《秦俑学研究》,到组织人员参加《中华秦文化词典》、《遗址博物馆学概论》、《秦汉文化史大词典》的编写;从每年1辑《秦文化论丛》的编辑、校对、出版,到《秦陵秦俑研究动态》的按期组稿编印,无不倾注着研究室同志的心血。有时,为了赶编书刊,校核资料,编辑人员常常加班加点而毫无怨言。这种吃苦耐劳的敬业精神,来自于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科研规划是博物馆科研工作的指南和纲领。一个好的科研规划,往往是一个博物馆学术水平的反映。秦俑博物馆自开馆初期,就十分重视科研规划的制订与贯彻落实。当时按照博物馆的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制订了切实可行的职工培训计划,有目的、有计划地培养青年职工,建立了能够保证科研计划顺利实施的办事机构——研究室,组建了指导全馆科研工作的权威机构——学术委员会。这些计划具有长远性和可操作性,在培养职工队伍过程中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为了鼓励业务人员积极从事科学研究,我们提出了一系列科研奖励措施。从1992年起,率先实行了稿费补贴制度、科研评奖制度、业务考核制度等,这些制度不仅保障了科研工作的正常开展,而且增强了业务人员从事科研工作的积极性。


  稿费补贴制度是研究室参照外单位对业务人员实行稿酬补贴的办法提出的建议,即馆内人员在书刊上发表研究论文后根据发表文章刊物的级别,分别予以不同比例的奖励。这一提议经馆务会研究后同意,自1993年10月起正式实行。


  科研评奖制度自1992年起实行,每年举办1次。1992年7月举行首次评奖,评奖范围是1979~1991年间公开出版的著作及公开发表的论文,评委会在申报的项目中分别评出一、二、三等奖及鼓励奖。1993年评出1992年度的获奖项目,之后,每年评出上一年度的获奖项目。至今已坚持举办了十七年。此举得到了馆内馆外的一致好评,省内的许多文博单位纷纷效仿。为了适应新的形势,本着改革创新、不断进取的精神,我们在坚持贯彻已有的科研督促、激励制度的同时,2007年重新修订《关于我馆科研成果评奖管理办法及出版物的编辑、稿酬等费用实施细则》,2008年又制订了《秦俑馆业务人员外出参加学术会议的规定》、《秦俑馆关于邀请国内外专家来馆讲学的规定》、《秦俑馆聘请特聘专家的规定》等制度以期使科研工作更快发展。为促进我馆学术研究的繁荣发展,加强课题研究的规范管理,2008年制订了《秦俑博物馆课题暂行管理办法》,以馆里资助的方式,鼓励业务人员申报研究课题,依托学术委员会将全馆业务研究工作的组织、规划、管理进行统筹部署、合理安排。


  对专业人员的科研督促考核,也因学科和个人从事的工作有别而有针对性的灵活实行。大体对每人每年发表的论文及新完成的工作都有时效和数量要求。论文的篇目和新发表刊物的级别都在《秦俑博物馆年鉴》、《秦陵秦俑研究动态》公开刊示,连同每年的科研获奖情况都收入个人业务档案,作为提拔和职称评定的重要参考。


  灵活适度的督促考核加上积极适当的激励褒奖,对业务人员的鞭策鼓舞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促使各学科业务人员刻苦钻研、努力工作。除前述陶俑彩绘获得国家和省级大奖外,文物复制、田野考古、陈列设计均获得过国家文物局或省级的奖励。而今,在青壮年学人中勤奋好学风气浓厚,业余自学充电蔚然成风,在职或脱产读研者先后数十人,本科攻硕士,硕士攻博士,已获硕士博士学位者近20人,更可喜的是已有博士后在本馆工作。经过进修深造,他们的理论基础和科研能力长足进步,近年许多有份量有见地的专著、论文出自其手,显示出深厚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势头,可谓人人握灵蛇之珠,家家抱荆山之玉,可以预言秦俑博物馆科研工作将迈上新高度。


  职称评审制度。按照陕西省文物局的统一部署,秦俑博物馆对馆内业务人员进行业务考核,实行职称评审制度。1983年成立馆职称评审小组。1986年11月,选举出第二届职称评委会,主任吴梓林,副主任刘云辉,委员为张文立、王志龙、杨异同、吴晓丛、马秀青。1992年6月25日,秦俑博物馆初级职称以上人员选举出馆第三届职称评委会,主任袁仲一,副主任吴永琪、张文立,委员为吴晓丛、张仲立、李复华、徐卫民、李鼎铉、张志军。


  截至2006年底的十多年间,因人员调动、退休、病丧等原因职评小组成员组成有两次变动。1995年后,主任袁仲一、副主任吴永琪、张文立,委员为张仲立、徐卫民、李鼎铉、张志军、郭向东、郭宝发。2002年起,主任、副主任依旧,委员为张仲立、张志军、郭向东、罗文利、刘占成、田静。2007年春,秦俑博物馆领导层人事有较大调整,故职评机构人员也需相应变动。2007年秋,根据文物局的安排部署精神,由馆党委提出候选人名单,经全馆初级职称以上业务人员和副科级以上管理人员以差额选举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举产生了10名新的学术委员会委员,呈报省文物局批准,正式成立了新一届学术委员会暨职称评审委员会,并制订了《秦俑博物馆学术委员会章程》,学术委员会主任吴永琪,委员曹玮、田静、张颖岚、周铁、刘占成、郭向东、朱学文、赵昆、王关成。学术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主任张颖岚(至2008年7月底)、曹玮(2008年8月起);副主任朱学文、王宝玲(至2008年7月底)、武天新(2008年8月起)。


  四、科研项目的组织和学术著作的出版


  秦俑博物馆研究室承担着全馆科研工作的组织、协调和实施工作。秦俑博物馆开馆以来,经过几届馆领导和全体科研人员的共同努力,博物馆的科研工作已经步入正轨,并逐渐形成了良性循环。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扩大了研究队伍,二是拓宽了研究领域,三是取得了一些科研成果,并有多项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省部级奖项,连续多年均有论著获得陕西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三十年来,历届馆领导十分重视科研工作,对科研工作支持力度较大,博物馆在科研方面投入较多,尽量为业务人员创造条件,提供各种外出参加会议和考察的机会,使大家能够开阔视野。秦俑博物馆的专业人员也能耐得寂寞,甘于清贫,刻苦钻研,积极进取,写出了具有较大影响的专著和论文,多次获得文物保护和田野考古发掘方面的大奖,获得了同行的好评。


  秦俑博物馆的研究课题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深入研究馆藏文物,从秦陵秦俑出发研究秦文化,二是进行博物馆学研究。1990年底,研究室提出编辑一套《秦俑秦文化丛书》的计划,并初步拟定约20个题目供各业务人员参考选择。此举得到馆领导和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后经多方联系,秦俑博物馆与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最后达成协议联合出版这套丛书。1991年3月,《秦俑秦文化丛书》总编委员会成立。聘请林剑鸣、武伯纶、石兴邦、贾景臣、雷玉平、赵喜民为顾问。总编袁仲一,副总编何清谷、张文立、吴永琪,编委有黄留珠、陈绪万、王丕忠、吴晓丛、张佰印、刘孟泽、张仲立。编委会办公室设在秦俑博物馆研究室。丛书的出版计划极大调动了广大业务人员从事科研工作的积极性,大家踊跃报选题,当年便有10余人申报书名并提交了写作大纲。1992年底,4部书稿完成送审出版。1993年7月,首批4部书出版。为了进一步提高书稿质量,提倡精品意识,严把书稿质量关,2002年聘请了馆外专家审阅书稿。《丛书》编委会聘请袁仲一、石兴邦、何清谷为顾问。总编吴永琪,副总编张文立、张仲立,编委有黄留珠、王辉、王子今、张天恩、臧知非、彭卫、田静、徐卫民。2007年10月8日秦俑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决定调整《秦俑秦文化丛书》等五个编辑委员会,其中《秦俑秦文化丛书》总编撰委员会顾问为:石兴邦、何清谷、张文立、段志长、袁仲一;主编吴永琪;副主编张颖岚(至2008年7月底)、曹玮(2008年8月起)、朱学文;编委王辉、王子今、田静、芦建华、张天恩、张颖岗、黄留珠、彭卫、臧知非。


  如今,这套大型丛书《秦俑秦文化丛书》,已出版了《秦文字类编》、《秦史人物论》、《秦刑法概述》、《秦陵传说轶事》、《秦建筑文化》、《秦陵铜车马与车马文化》、《咏秦诗》、《秦政治思想述略》、《秦成语典故》、《秦始皇帝评传》、《秦帝国史》、《秦宫廷文化》、《秦始皇陵兵马俑文物保护研究》、《秦文字通假集释》、《秦俑学》、《秦史研究论著目录》、《秦都城研究》、《秦军事史》、《秦学术史探赜》22部。这些书籍,从不同方面深化了秦俑的内涵,加强了秦文化的研究。同时,有力地促进了业务人员科研和著书立说的积极性,形成了秦俑、秦陵、秦文化研究的新高潮。


  1993年,正式编辑出版了秦文化研究辑刊——《秦文化论丛》,每年出版1辑,面向海内外广泛收集单篇论文,现已经出版了15辑,刊登论文556篇,书评13篇,研究资料5篇。另外,为纪念秦俑博物馆馆庆二十五周年,我们特地从已出版的第一辑至第十辑中精选秦史、秦俑著名专家学者的文章41篇,编辑出版了《秦文化论丛选辑》1辑。这些书籍,在学界具有相当的影响;这些论文,已经引起学者的高度关注。


  《秦文化论丛》是由秦俑博物馆主办的关于秦文化研究的学术辑刊,主要发表秦史、秦文化方面的研究文章。第一至九辑顾问为史念海、林剑鸣、何清谷。主编为袁仲一、副主编张文立、吴永琪、吴晓丛,编委有张仲立、徐卫民。2003年,《秦文化论丛》聘请馆外专家担任编委,严把稿件质量关。第十辑以后顾问为袁仲一、何清谷,主编为吴永琪,副主编为张仲立、田静,编委有雷玉平、王辉、王子今、张天恩、臧知非、彭卫、张文立。 2007年10月调整后,顾问为何清谷、张文立、段志长、袁仲一;主编吴永琪,副主编张颖岚(至2008年7月底)、曹玮(2008年8月起)、朱学文;编委王辉、王子今、田静、刘占成、张天恩、赵化成、张颖岚、彭卫、臧知非。


  博物馆学研究在我国尚属比较年轻的学科,需要从事博物馆工作的同志共同努力,一方面加强研究,提高研究水平,一方面注意对博物馆现实工作的研究,发现问题,及时研究,寻找解决问题的对策。秦俑博物馆作为全国较大的遗址博物馆,在做好历史、考古和馆藏文物研究的同时,有义务也有责任为博物馆学研究做出应有的贡献。对博物馆学的深入研究,有利于发现工作中的薄弱环节,提高理论水平和工作效率。1994年组织编辑了《博物馆学研究丛书》,成立了丛书编委会,丛书聘请宋伯胤、何正璜、雷玉平、张佰印为顾问。主编袁仲一,副主编张文立、吴永琪,编委张仲立、徐卫民、李淑萍、李鼎铉、张志军。2003年以后主编为吴永琪,副主编张仲立、罗文利、田静。编委有张文立、张志军、李淑萍、郭向东、刘占成、孟剑明、赵昆、张颖岚。2007年10月后,顾问为马自树、宋伯胤、苏东海、张文立、段志长、袁仲一;主编吴永琪,副主编张颖岚(至2008年7月底)、曹玮(2008年8月起)、朱学文;编委田静、史吉祥、刘占成、李淑萍、芦建华、张颖岚、陆建松、周铁、孟剑明、赵昆、郭向东。至今这套丛书已出版了《博物馆研究论文选》、《博物馆学研究论著目录》、《讲解艺术论》、《博物馆里的计算机》、《遗址博物馆学概论》、《博物馆历史文选》、《博物馆工作研究》、《博物馆学论文集》8册。


  《秦陵秦俑研究动态》创刊于1986年夏天,是一份以研究秦俑、秦陵、秦文化为主旨的内部学术性期刊,由研究室具体负责编校工作。1986~1988年每年2期,1989年扩充为每年3期,1990年起增为每年4期。刊物栏目设置精干灵活,有学术论坛、博物馆研究、文物保护 、互动交流、论文摘要、争鸣、书评、译文、书讯、简讯等。现已出版84期,刊登各类文章约1,200余篇。1992年第2期起设立主编,由张文立担任;1994年第2期起设编委会,主编张文立,编委徐卫民、李淑萍、田静;1996年第1期起增设副主编,主编张文立,副主编徐卫民、李淑萍,编委田静;2002年第4期起,不再设副主编、编委,主编吴永琪,编辑田静、李淑萍、王关成、郭淑珍;2008年起,主编张颖岚(至2008年7月底)、曹玮(2008年8月起),编辑朱学文、芦建华、王关成、李淑萍、郭淑珍、刘珺、李宇。


  三十年来,这两个方面、三种书刊的出版,使馆内业务人员有了自己的研究方向,著述也有了发表园地,适应了不同学科、不同水平人员的研究需要。这些书籍的出版,锻炼了一批人才,使馆内业务人员迅速成长。在《丛书》编辑的初期,馆领导有信心地说过:“我们这样坚持十年,一定能够出一批成果,也会出一批人才。”的确如此,经过时间的检验,在社会上和学术界都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海内外好评如潮。一些书刊还获得陕西省和西安市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1984年12月4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年鉴》(后简称《年鉴》)编委会及编辑部成立,主编为吴梓林 (1988年以后为袁仲一,2002年后为吴永琪),编委会成员由馆领导和各部门负责人组成。《年鉴》是一本内部交流的刊物,主要记录秦俑博物馆业务发展、陈列接待、行政后勤、党团工会、基本建设等方面的工作情况。1979~1983年集中编为1册,1984年以后每年1册,现已连续编印26册。《年鉴》作为内部交流资料,除全馆职工保存外,还用于同博物馆界同行交流。


  1982年10月,为了庆贺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周年,学术委员会组织编印了《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年文集》。1989年10月,纪念秦俑博物馆开馆十周年之际,为了回顾难忘的建馆经历,遵照馆领导指示,研究室组织人员编印了《十年纪念集》。1994年10月,为纪念开馆15周年,秦俑博物馆成立了馆庆筹备委员会,研究室受命编辑《开拓奋进十五年》,该书由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1999年10月,庆祝开馆二十周年的《辉煌二十年——秦俑博物馆发展纪实》由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2004年7月,出版《秦俑博物馆二十五年纪念集》。这些书刊的及时编印出版,为秦俑博物馆保存了难得的馆史资料。


  五、图书资料工作


  秦俑博物馆研究室下设图书室,负责全馆图书资料的采购、保管和借阅。图书资料是为广大职工服务的机构。图书室工作人员服务态度的好坏和服务意识的强弱直接影响到业务工作的进展,一个优秀的图书资料人员,不仅能够做好本职工作,迅速查找到读者所需的资料,而且应帮助业务人员捕捉有用的信息,增强图书利用率,减少图书反复借阅带来的不利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业务人员的无效劳动。


  科学、有序地对图书资料进行管理,将会促进博物馆研究工作的进步。三十年来,图书资料部门有针对性地采购图书,及时编目上架借阅,积极开展与国内外有关单位的横向交流和系统内的资料交换工作。在历届馆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图书馆藏书已近6万册,图书门类多,涉及面广,基本满足了各学科人员的借阅需要。图书室有《四库全书》、《续修四库全书》、《中国地方志集成》、《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丛书集成》、《丛书集成续编》、《西北文献丛书》、《四部精要》、《古今图书集成》、《历代笔记小说集成》、《民国丛书》等大部头丛书,也有各种考古发掘报告、文物研究专著及历史文献书籍等。


  为了充分提高图书资料信息的利用率,更好地为博物馆科研工作提供服务,采用科学的手段进行图书资料信息的管理,在管理中采用计算机自动化技术成为必要。从2008年开始,我馆图书资料已实行自动化系统管理。该系统使用的是北京邮电大学开发的现代电子化图书馆信息网络系统(MELINETS),是基于Internet环境应用的大型图书馆信息管理系统软件,软件以关系数据库SYBASE为数据库管理平台,采用客户端/服务器(C/S)和浏览器/服务器(B/S)两种架构。我馆图书自动化系统配置的服务器为IBM?400,采用Raid 5技术采用137G双硬盘存储数据,建成图书馆内近10个点的局域网并与全馆网络联通,配置电脑进行图书的采访、编目、流通、检索及期刊管理。已建立起6万余册馆藏图书书目数据及全馆职工的读者数据库。


  图书资料信息管理工作作为博物馆信息化建设中的重要环节,采用这一先进的MELINETS软件,将先进的管理思想和科学的管理模式应用到图书馆实践工作中,大大地提高了图书馆的工作效率和数据质量,有利于各项标准与协议的推广与执行,加速了馆际间数据的共享,大大提高我馆图书馆管理工作的水平,更好地为博物馆事业服务。


  为了加强同文博单位和科研院校的联系,我们积极主动联系,及时交换书刊资料。1991年6月,研究室向有关单位发出《关于建立信息联系》的信函,提出与对方进行信息交流和资料交换,建立学术联系。不久,便收到30多个单位的回执,明确表示愿意与我馆建立长期的学术交流关系。这些年来,我们不断扩大博物馆的影响,增大交流联系的范围,现在已经与《文物》、台湾《历史文物月刊》、《华夏考古》、《敦煌研究》、《陕西历史博物馆馆刊》、《考古与文物》、《故宫博物院院刊》、《西北大学学报》、《徐州师大学报》、《内蒙古师大学报》、《宝鸡文理学院学报》、《咸阳师院学报》、《渭南师院学报》、《东南文化》、《四川文物》、《河南科技大学学报》、《云南文物》等编辑部保持资料交换关系,并先后与中国历史博物馆、台北历史博物馆、首都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河南博物院、故宫博物院、陕西历史博物馆、碑林博物馆、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甘肃省博物馆、成都博物馆、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包头市博物馆、鄂尔多斯博物馆、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河北省博物馆、长沙市博物馆、鄂州市博物馆、汉中市博物馆、宝鸡青铜器博物馆、法门寺博物馆、咸阳博物馆、台湾历史博物馆等同行以及中国先秦史研究会、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中国博物馆学会、中国历史地理学会、陕西考古学会、陕西历史学会、陕西省司马迁研究会、台湾上古秦汉史学会、台湾简牍学会等学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互通学术信息,及时介绍会员学术动态和秦俑博物馆的研究信息。


  重视信息化建设,充分认识到信息化在博物馆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网站开通于1999年,长期以来坚持走在博物馆信息化的前列,发挥了服务观众、宣传自我的良好作用。博物馆发展新时期的到来对网络与信息化工作也提出了全新的要求,完善博物馆整体建设,建好与世界知名博物馆相称的网站,成为我馆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2007年5月,我馆开始对原有网站进行全面改版,经公开招标由专业人员制作,至2008年3月,整个项目顺利完成。全新改版后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网站分为公众版、学术版等5个板块,尤其是学术版的设立,突破了以往的程式,使网站在服务与宣传的功能之外,更成为科研人员的交流平台,这在业内还是一种首创。在今后的博物馆发展中,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网站将立足于我馆的各项工作,继续发挥对外宣传、公众服务、学术研究作用。


  秦俑博物馆发展成长壮大的三十年,是大力提倡学术研究、努力营造学术氛围、积极鼓励业务人员出成果的三十年,也是认真组织学术活动的三十年,又是科研工作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自发到自觉的三十年,还是学术研究水平由浅入深、由易到难,由个别到一般,集腋成裘、聚沙成塔的三十年。这些年来,我们在科研工作方面的一些做法得到了学界和同行的好评,但也存在不足,例如在研究领域和研究课题方面还有待于拓宽,各学科的相互支持协调配合还不够理想等等。博物馆现实工作中如何贯彻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的新理念,如何落实文化工作的“三贴近”,如何在党的十七大之后新的形势下,改革创新继续向着建设世界一流的博物馆努力迈进等方面,都要我们在实际工作中继续艰苦探索及时总结,积极虚心地参考借鉴国内外其他博物馆的经验作出回答。


  编辑:李想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