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快讯
陵寝建筑遗址的局部发掘

  

秦始皇帝陵园考古获2013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专题



陵寝建筑遗址第2排建筑内部排水系统


陵寝建筑遗址的壁画遗迹




  该建筑遗址位于秦始皇陵园的早年有所发现,但长期以来,学者并没有认识到这是一个大规模建筑群,因此不同时代发现的遗迹仅被认为是不同的遗迹。1962年陕西省文管会王玉清、雒忠如、彭子健首先发现了位于封土边缘有一组建筑,这其实是该建筑群的最南部的一组;1979年3月,程学华带队钻探了最南部一组建筑遗址,定为寝殿,引发了当时陵寝建筑的学术大讨论;1976到1977年,临潼县文管会赵康民为了配合农田基建,清理了临马公路北侧的一组建筑遗址的局部,后来有学者称此区域为便殿区;1995年3月,陕西省考古所秦陵工作站配合临马公路拓宽工程,在公路南侧发现一组六座建筑,面积约4800平方米,并认识到只是陵寝建筑的局部。2010年,我院勘探了内城北部西区,发现该组建筑面积达17万平方米。经过2011-2013年的持续发掘,我们对该建筑群有了深入的认识,主要收获有以下几方面。


  1、对台基式建筑形制、结构的认识

  第一排台基式建筑分为东西两组,其中东边为第1组,西边的为第2组。第1组建筑东边长66米,南边长60米,西边南段长26.6米,然后向西折向第2组建筑。经过发掘,我们认识到第1组建筑结构上分为周边的廊与台上建筑两部分。廊,宽约4.6米,长约180米,设于第一组建筑的周边(北边缘暂不清楚);底部为夯土结构,其上应该铺有錾有条纹的青石板,依台体设有壁柱,间距1.5-2米,没有发现檐柱。台上建筑部分南北长57米、东西宽51米,初步发现内中外三层室内建筑结构。内层建筑发现有室内地面,位于台体的中心部分,规模较大;中层建筑也有室内地面,与内层建筑之间有一堵墙垣;外层建筑地面为河光石、细沙相间的铺地结构。在发掘中我们发现了该组建筑内部由廊通向台体的青石踏步。


  勘探中我们认识到第2组建筑与第1组在中部通过边廊相连,主体部分呈东西向的长方体大型建筑,东西长大致为75米,南北宽25米;本次发掘在边廊部分亦发现有壁柱遗存,并发现一处与边廊相连壁面饰有壁画的小房间,这是秦代考古中第一次发现陵墓建筑壁画遗存。

  

   2、对院落式建筑的认识

  对院落内主体部位的发掘:三年来分别发掘验证了第2排第3组、第3排的1号基址、第8排的第6号基址以及第9排的6、7号基址,这些基址均是院落建筑中的大型主体台式建筑,发现了少量建筑的边廊部位,验证了勘探中对这些建筑主体部位的判断。

  对院落门塾的发掘:对第9排3、4号基址的发掘验证该处为门塾遗存,由此得出院落式建筑南北向的判断。

  对院落间通道的发掘:通过对第8排、第9排左右院落间通道的发掘,验证了对中轴线上南北通道的判断;通过对第4、5排间通道,第8、9排间通道的发掘,验证了南北两排院落间通过道路分隔与交通。

  对排水设施的认识:通过对第1排第2组、第2排第3组建筑主体内部的排水遗存的发掘,发现在一些主体建筑内部有水池、水管道以及渗井等设施。


  3,对性质的认识

  在勘探中我们已认识到这一建筑群可分为两类建筑,南部的大型高台式建筑为台、殿建筑,北部的院落建筑为宫室建筑;从文献分析看这种大型的台殿建筑应该对应着正寝,而院落式的宫室建筑为燕寝;院落式建筑复杂的层次化正反映了燕寝的复杂。


  通过三年的发掘,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这一建筑台基式建筑与院落式建筑具有前朝后寝式格局,这与战国晚期、秦汉时代大型宫室建筑的格局一致;建筑的主要方向也是座北朝南,总体上以南部的陵墓为尊,在建筑群内部建筑的级别则自南向北有所差别。通过勘探,证明了我们对这一建筑群为文献记载的陵侧之寝的判断;通过发掘,进一步深化了我们对秦代寝制尤其是陵寝建筑相关问题的认识。


(张卫星)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