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掘
秦陵秦俑考古工作纪实:二号坑的发现、发掘与研究

 

  (二)二号坑的发现、发掘与研究

 

  继一号兵马俑坑发现之后,1976年4~5月间,考古队在一号坑的东端北侧有目的的钻探工作中,于4月23日又发现了一个兵马俑坑,因为它发现于一号坑之后,所以编号为二号坑。

 

  1976年6月~1977 年8月,考古队对二号坑进行了局部试掘,共开挖试掘方19个,搞清了二号坑是一个总面积约6,000㎡的曲尺形地下建筑式的大型兵马俑陪葬坑。1994年网架框架结构的二号坑保护大厅主体工程建成。

 

  1994年3月,二号坑正式的科学考古发掘工作开始了。共划分探方27个。作为正式发掘的第一阶段,主要任务是对二号坑形制的探究和建筑棚木层以上遗迹遗物的清理及试掘方的发掘和清理。经过近三年的辛勤工作,到1998年,二号坑第一阶段的发掘任务基本完成。由于二号坑第一阶段发掘工作严格遵照考古发掘规程进行,严谨、扎实、科学,受到了学界有关专家的一致好评,1999年11月1日,荣获国家文物局1996~1998年田野考古一等奖。这是中国田野考古工作的最高荣誉,遗憾的是由于获奖名额有限,好多一线工作的年轻同志,奖上无名,这里边凝结着他们的辛勤劳动和汗水。

 

  为了使二号坑第一阶段暴露出的棚木遗迹,不致因以后的考古发掘工作而丧失它的历史信息,考古队成立二号坑棚木模型课题组,利用雕塑手法,把棚木遗迹按1∶15的比例形象地记录下来,有效地、直观地保存了考古发掘过程中的信息资料,实现了考古模型写实和雕塑艺术的结合,达到了资料性、可视性的统一。另外,考古队于1997年还成立了由考古、摄影两方面人员组成的拍摄攻关课题组,把拍摄的上千张照片拼合成一张完整的二号坑棚木遗迹全景照片。

 

  需特别提出的是,1998年在二号坑局部考古清理工作中,于俑坑G18过洞首次发现了保存比较完好的彩绘陶俑。经过清理,共发现8件。直到2003年3月,8件彩绘俑才全部清理提取。2004~2007年,又在G18清理出土跪射俑7件,立姿军吏俑、立姿俑各1件。立姿陶俑出土于以前认为全是跪射俑的过洞中,出现这种跪射俑群中也夹杂有立姿俑的现象,其原因尚需进一步思考。2008年,考古队又在G9清理出土两件跪射俑。

 

  二号坑第一阶段的发掘成果,由参加发掘清理的业务干部整理编出了二号坑发掘报告(第一分册),内容包括俑坑形制与建筑结构。报告提纲共分前言、结语、地层关系与俑坑形制、二号坑建筑结构、出土遗物五大部分,报告递交科学出版社,因故至今尚未正式出版,可望2009年内将会印刷发行。二号坑分为4个区域,发掘报告第一分册编写内容为坑的型制和建筑遗迹,第二分册应为弩兵区域的报告,第三分册可为战车区域的报告,第四分册为混合编队区域报告,第五分册为骑兵区域报告,若有可能,再总体汇编一部第六本报告。当然,每一区域的发掘报告的编写,尽量是完成发掘工作所有的陶俑,经过修复后再进行编写为妥。

 

  先后参加二号坑正式发掘工作的考古人员和文保人员有:袁仲一、吴永琪、张仲立、刘占成、张颖岚、魏京武、陈国英、申茂盛、许卫红、郭宝发、李秀珍、朱君孝、朱思红、王志友、陈春会、张志军、周铁等。专业照相人员有张天柱、夏居宪、赵震。另外,在二号坑第一阶段考古工作中付出辛勤劳动和做出贡献的技工们有杨四娃、杨定仁、杨荣荣、王文轩、孙秀霞、和西娥、李新民、张小妮、齐金凤、张晓爱、韦惠荣、刘占立、李双厚、李寿寿、黄惠茹、吴学公、秦进成、牛学章、曹宽宁、王书逊、王晓朋、吕增福、杨丽丽、郭宗录、毛忠浪、孙正民、朱正社、房根锁、杨三六、孙明辉等。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