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铠甲坑(K9801陪葬坑)
石铠甲坑(K9801陪葬坑)

http://www.bmy.com.cn/upload/2012/5/29164716531.jpg


石铠甲坑(K9801陪葬坑)位于秦始皇帝陵园东南部的内外城之间,距离现在的封土约200米,平面为长方形,主体部分东西长130米,南北宽100米,南北两边的东西端各有一条斜坡门道。连同四条斜坡门道,该坑总面积达13000多平方米,是迄今为止秦始皇帝陵园城垣以内发现的面积最大的陪葬坑。1998年7月至1999年1月,秦陵考古队对该坑进行试掘,发掘面积为145平方米。在试掘方中出土有大量密集叠压的、用扁铜丝联缀的石质铠甲和石胄,其中石质铠甲约87领,石胄约43顶。


这批石甲、石胄制作精致,且规格、形制、编缀方法都与实用甲胄一样,它们的出土,为研究秦代的甲胄提供了翔实的资料,尤其是石胄和马甲的出土,更是秦代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填补了秦代考古资料的空白,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


文献及考古资料表明,我国古代甲胄在殷商、西周、春秋战国时期主要以皮革为原材料。《考工记·函人为甲》中记述了皮甲的制作工艺:“凡为甲,必先为容,然后制革。权其上旅与其下旅,而重若一。以其长为之围。”意思是,凡制作铠甲,必须先度量人的体型制作模型和模具,然后压制革片,要使上身和下身革片的重量相等,并用铠甲的长度作为腰围的大小。


这些甲胄的甲片全部用青石切削打磨而成,甲片根据人体的不同部位设计成不同的形状,有长方形、方形、等腰梯形、圆形、覆瓦形、弧形、尖尾形等,每片甲片都有方形或圆形的小孔,并用扁铜丝联缀在一起。甲片未被叠压的边上有一道抹棱修饰甲片,未被叠压的角有抹角,使甲片的叠压更加互相贴合。这些铠甲和甲胄形态精美,制作工艺高超,但并不是实战装备,而是根据“事死如事生”的观念,为秦始皇陪葬的明器。


石甲胄的制作应该结合了当时的玉器加工工艺,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步骤:石料的开片及制作甲片的粗坯;细致打磨基本形成的片体;钻孔与抛光;编缀成形。通过实验,手工加工一件平均有600片的甲衣,以每人每天正常工作8小时计算,需要工时344~444天,也就是说,制作一件甲衣,需要一年的时间。而陪葬坑内的铠甲和甲胄用到的甲片总数超过500万片,其所费劳动量是巨大的,秦始皇帝陵的规模也由此可见一斑。

http://www.bmy.com.cn/upload/2012/5/29164654613.jpg


石质铠甲的规格、形制和编缀方法与实用铠甲一样,它比秦俑身上模拟的铠甲更为形象,使人们对秦甲的形制和编缀方法有了更清楚的认识。把它与秦俑身上的铠甲雕塑结合起来,就可以看出秦代已经有一套较为完备的系列铠甲形制。


根据甲片特征和铠甲外观特征的差异,可以把铠甲分为三大类:札甲(用较大长条形甲片制作的铠甲)、鱼鳞甲(用小片甲片制作的铠甲)和石马甲。札甲和鱼鳞甲都是人使用的铠甲,而石马甲是马的披甲。


①札甲


札甲的甲片为长方形或方形,可以分为无披膊的铠甲和有披膊的铠甲两大类。无披膊的铠甲由前后身甲组成,有双肩无披膊;保护部位为前胸腹、后背、腰胁、臀部和双肩顶部。这种铠甲主要由纵长方形甲片组成,另外在特殊部位有各种类型的不规则甲片。有披膊的铠甲比无披膊的铠甲多一对披膊,相应的,其保护部位比后者多出左右臂膀,同时所使用的甲片更小,甲片数量更多,制作也更加精美。


札甲根据不同部位采取不同的叠压方式和不同的编缀方法。甲片的叠压方式为:前身甲和后身甲上旅(铠甲腰部以上)的甲片都是上片压下片,下旅(铠甲腰部以下)和披膊的甲片都是下片压上片;前身甲以中间一行甲片为中线,向两侧的甲片依次叠压,后身甲则相反,由两侧向中心依次叠压。在编缀方法上,完全模拟实用铠甲的编缀,上旅的甲片作相对固定的联缀,下旅的甲片作活动联缀,便于甲片上下推移。这种编缀的优点在于穿着铠甲的人能够比较灵活方便地作出挺胸、弯腰、举臂等动作。


②鱼鳞甲


鱼鳞甲在出土的铠甲中数量最少,此类铠甲最明显的特征是:上下两排甲片相互错置,下排甲片刚好位于上排两片甲片之间,甲片和甲衣的外观均酷似鱼鳞状,使甲衣曲线起伏流畅,结构紧凑和谐;甲片精致薄小,但甲片上的穿孔密度非常大,串穿扁铜丝的方形孔与鱼鳞状曲线相互衬托,使其外观方圆结合,更加美观。鱼鳞甲由前后上旅、前后下旅、领口、肩部等组成,目前尚不能确定有没有披膊。


鱼鳞甲各部位之间的衔接方法以及各部位甲片的叠压规律与其他各类札甲基本相同,但甲片的联缀方式与其他的铠甲有较明显的区别。鱼鳞甲甲片在纵向联缀时,每个甲片上下两组孑L(每组2个)是纵向排列的,编缀的铜丝也是纵向穿连的,而札甲的甲片在纵向连接时,上下端各组孔和铜丝是横向排列的;另外,鱼鳞甲甲片上的孔也极有特色,位于甲片四周用于穿铜丝的联缀孔为方形,位于甲片中部以及左右两侧联缀孔是圆形孔,方形孔普遍比圆形孔孔径大。这些圆形孔一般被叠压在其他相连甲片之下,或者被两侧的铜丝横跨其上时掩盖,在甲衣编好之后完全被掩蔽在甲片下。圆形孔内普遍发现有丝质物条带穿连的遗迹和残留的丝织条带,这些丝织带可能既有装饰作用,又有辅助铜丝联缀甲片的作用。


鱼鳞甲是首次发现的秦甲新类型,而且形制完美成熟,显示了战国晚期至秦代鱼鳞甲衣的发展已经相当完善。


③石马甲


马甲可以分为车马的马甲和骑兵鞍马的马甲两类,车马的马甲开始于西周末期到春秋初期,—直延续到秦代,而秦代以后则比较罕见。秦始皇帝陵园出土的石马甲是战车车马的马甲。以往见到的马甲实物仅有战国早期曾侯乙墓出土的一例,并且残缺不全。石马甲的出土填补了实物资料的空白,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石马甲的形体及甲片特别大,全甲约由颈甲、当胸、身甲、搭后等部分组成,残长约1.8米,是马的披甲。颈甲甲片均向外微鼓成一定弧度,其前端到颈与头的交接处,后端与身甲相连,把整个脖颈全部罩在甲下。当胸被压在身甲和颈甲之下,由纵长型甲片组成,甲片略呈上窄下宽状。身甲由左右对称的两部分组成,两侧均由上旅和下旅组成,类似人的铠甲前身甲。搭后是搭在马后臀部的披甲部分,甲片形状为向外微鼓的弧刃形和长方形。


这种类型的铠甲应该只是披在马身上的,因为颈甲和身甲两侧末排的甲片之间未发现相互联缀的迹象,而且颈甲与身甲的展开宽度远远不足以将马体包合。在使用时,有可能是用一条或几条长带子从马颈和马腹下将马甲固定在马身上,起到防护作用。


http://www.bmy.com.cn/upload/2012/5/29164939116.jpg

有披膊的铠甲

http://www.bmy.com.cn/upload/2012/5/29165053981.jpg


无披膊的铠甲


胄是古代作战时战士所戴的头盔,也称兜鍪。《说文》载:“胄,兜鍪也。从月,由声。”《左传·僖公三十三年》记载: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说明早在春秋时期,秦国的士卒就有胄的装备。古代有铜、皮、铁等不同质地的胄,到西汉时铁胄逐渐取代皮胄成为主要装备。石胄的出土尚属首次。石胄用青石片制作成真实的胄的形状,没有实际的防护作用,是为陪葬制作的明器。


试掘出土的石胄,根据组成胄的胄片形态以及胄片的联缀方式,大体分为两类。第一类石胄数量多,约占目前出土量的90%以上,胄片形体较大,并且胄片各有弧度,可能是仿照皮革质地的胄制作而成。该类胄顶片向上微微鼓起,略呈球面,组成侧片的胄片越往上层越是纵长,向外拱起程度越大,形体也越薄。胄片的叠压关系为上排压下排,横向从前部正中一片分别向两侧对称压去,在后部正中一列侧片处接合。石胄编缀时,先将上下胄片固定编缀成一列列的纵行,再将每列胄片按层位对应作横向联缀。


第二类石胄数量较少,约占出土量的3%。其胄片特征与燕下都M44发现的铁胄片特别接近,因此第二类胄可能是仿照铁质胄的形式制作而成的。此类石胄胄片数量远比第一类胄多,石胄的顶部呈圆形,用一个微微鼓起呈球面形的圆片为顶。下面编缀五层胄片。石胄把整个头和颈部罩在胄内,只露出眼睛和鼻子,开合口设在正前方颌部之下的最末两层胄片上。这种胄的胄片纵向和横向均为固定编缀。其横向编缀与第一类胄有明显区别,第二类胄片两侧的孔纵向2个为一组,铜丝为纵向穿连,而第一类胄片侧边的两孔虽为纵向排列,但不是一组,而是各自与另一相邻胄片的侧边对应的一孔相互桥连,其铜丝为横向穿连。第二类胄的胄片两侧的每根铜丝要穿连4个孔(即叠压片两孔、被叠压片两孔),而第一类胄的胄片两侧的铜丝只穿2个孔,即相邻两胄片各被穿一个孔。


这种胄由众多胄片联缀而成,便于头、颈的活动,与铜胄和皮胄相比,性能更优越。胄的这种形制表明胄的发展已经达到成熟的阶段,并且为汉代所继承。


这是首次发现秦甲胄的实物,填补了秦代甲胄实物资料的空白,并且用铜丝和石片编缀制成的石质甲胄在中国乃至世界考古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http://www.bmy.com.cn/upload/2012/5/29164824875.jpg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05007537号 Copyright © 2015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