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聚焦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媒体聚焦
美国《ARCHAEOLOGY》公布“2015年十大考古发现”
  发布日期: 2015-12-25  访问量:   字号: [] [] []

美国考古学学会出版的《ARCHAEOLOGY》12月7日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他们的“2015年十大考古发现”,现将其翻译,以飨读者译者何薇,王龙霄。





2015十大考古发现——《ARCHAEOLOGY》编辑透露年度最有吸引力的发现


何薇  王龙霄  译



今年的十大发现涉及极为不同的文化和跨度极大的年代。一些发现提出了关于成为人类意味着什么,以及什么将我们同其他物种区别开来的新问题。另一些发现让我们直面个体的人,他们的旅行、他们的信仰、他们对权力的掌控等。而包括奴隶制度和艺术起源在内的几个发现,则是通过新近应用的科学方法才得以为人所知。总之,今年的发现呈现了一系列对人类大的小的、跨越数百万年活动的深刻见解。



1.詹姆斯敦的大人物(美国弗吉尼亚州  詹姆斯敦遗址)


在詹姆斯敦殖民地原始教堂的圣坛下,发现了殖民地四个杰出领袖的墓葬。


詹姆斯敦是英国在美洲建立的第一个永久定居点,也许它也是美国考古发现最丰富的遗址。英国国教教堂的圣坛之下往往只有重要人物才能入葬。今年,研究者们对先前在1608教堂圣坛下发现的四座墓葬进行了研究,根据科学分析、体质人类学鉴定、宗谱研究,确定这四座墓葬属于詹姆斯敦的四位领袖。



本图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牧师:罗伯特·亨特(RobertHunt)牧师是定居地的牧师,死于1608年。他的遗体被包裹在裹尸布里,而非棺材,这反映出他的虔诚。同时,他是面对教堂会众而葬的。


士兵:与牧师相反,1610年被美洲印第安人杀死的威廉·韦斯特(William West)上尉葬在奢华的棺材中,现仅存棺钉。由于长期使用高级酒器,他的遗骨含铅量很高。伴出的另有一条精美的丝质军人饰带的残片。(译者按:铅在当时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广泛存在于锡器和釉瓷中,这些只有社会地位高的人才能经常使用。社会地位较低的人用的多是木质碗勺,不太容易接触到这种剧毒。)



立十字架的地方就是四百年前,这四个人的埋葬地点,位于美国第一个新教教会的圣坛之下,本图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贵族:费迪南多·温曼(FerdinandoWainman)爵士的遗骸放在一个制作更为精细的人形棺材中。他是詹姆斯敦的军械官,死于1609-1610年之间的“大饥荒时期”,当时70%的殖民地居民都不幸遇难。作为一名贵族,他的遗骨同样含铅量很高。


探险家:另一位死于大饥荒时期的加布里埃尔·阿契尔(Gabriel Archer)上尉,在建立殖民地前曾在美国东北部海岸的大部分地区探险。他的墓中有英国军官所拥有的陪葬品残片,还有一装有人骨残片和铅质圣瓶的银盒,很可能是天主教圣物箱。阿契尔在新教殖民地上秘密奉行天主教吗?亦或这个盒子被赋予了新的意义,象征着美国第一个英国国教会的建立?


本图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2.神秘的液态汞(墨西哥  特奥蒂瓦坎古城)


古代特奥蒂瓦坎的羽蛇神金字塔的示意图,图中显示一条隧道通往多个地下室。


中美洲的墓葬中多见有红色粉状朱砂(硫化汞),液态汞则极其罕见。今年,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和历史学研究所 (Mexico’s National Institute of Anthropology and History)的考古学家塞吉奥?戈麦斯(Sergio Gomez)在公元3世纪早期的三个地下室中发现了液态汞的痕迹,这让他很惊奇。冥界是死者所在的神秘世界。戈麦斯认为,水银代表着冥界的地理,可能能用来表示河流、湖泊。


戈麦斯在2003年发现了通往金字塔地下的通道入口,之后又发现了五个装有数以千计工艺品的地下室,这些工艺品中有很多被认为是贡品,比如大的美洲虎和狼的骨骼。其他一些物品,则显示出特奥蒂瓦坎影响之广泛,如由瓜地马拉的翡翠和加勒比海的贝壳制成的小雕像。地下室潮湿缺氧的环境不仅保存了液态汞,也有助于保存植物种子以及可能是人类皮肤的残片。



3. 追踪奴隶起源(荷属圣马丁  菲利普斯堡)


加勒比海的圣马丁岛发现的非洲黑人头骨,其牙齿被锉尖。


2010年,圣马丁岛的建筑工人们发现了被称为“Zoutsteeg三人组”的2男1女(年龄25-40岁)3名非洲奴隶遗骸。当时,他们那有意锉小的牙齿就给考古学家带来了惊奇,这一做法与非洲某些地区密切相关。


由于DNA在热带环境中保存不良,3名奴隶保存下来的DNA已经支离破碎。为了能够鉴定他们的民族起源,研究者们采用了一项新技术,以确保对古代遗传物质的针对性检索。哥本哈根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专家们采用了全基因组捕捉和新一代测序技术来富集“Zoutsteeg三人组”残存的DNA。


通过与现代西非人群的DNA进行对比,研究者们认为其中一人很可能来自喀麦隆说班图语的人群,而另两人则来自尼日利亚和加纳不说班图语的人群。哥本哈根大学的汉内斯·施罗德(Hannes Schroeder)说:“我们已经能通过基因组数据来追踪非洲奴隶的遗传祖先,结果远比先前预期的更精确。这对加勒比海的奴隶制研究以及非洲移民社群的考古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



4. 世界上最古老的蝴蝶脆饼(德国  雷根斯堡)


一个18世纪的德国厕所中发现的烧过的蝴蝶脆饼的碎片,图中它被放在如今一个完整的蝴蝶脆饼的照片上。


德国雷根斯堡要建巴伐利亚历史博物馆,考古学家在这一位置进行了挖掘,以为最激动人心的发现应该是罗马时代的,然而事实给了他们一个惊喜。在一个18世纪的厕所中,他们发现了两块蝴蝶脆饼的炭化残片。政府考古学家Silvia Codreanu-Windauer 说:“我们很难有机会发现烘焙食物的残片。通常它们被吃掉了,或者烧过喂狗喂鸡了。”她推测这次是一个粗心的烘焙师或他的学徒忘记了炉子里的脆饼,他讨厌把它们烧掉,所以就直接扔进厕所了。这种情况似乎不止一次地发生。在同一个厕所中,考古队员发现了三个被烧焦的面包卷,还有一个当地称为kipferl的新月形面包。



5.山猫幼崽(美国伊利诺伊州  斯普林菲尔德)



古代北美土著文化在其艺术和仪式中表达了他们与动物的密切关系,尤其是公元前200年至公元500年间沿着东北部和中西部的河流繁荣起来的霍普韦尔文化(Hopewell Culture)。当马克思·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Max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安吉拉·佩里(AngelaPerri)打开伊利诺伊州立博物馆馆藏的一个贴着“小狗”标签的盒子时,原以为会看到霍普韦尔文化常见的小狗遗骨,却发现其实是小猫遗骨。


这些遗骨是20世纪80年代对伊利诺伊州西部的伊丽莎白土丘(Elizabeth Mounds)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时得到的。佩里回忆说:“我一打开盒子就发现了问题,通过它独特的牙齿我立刻就知道它是一只猫。”


伊利诺伊州发现,一条由贝壳珠子和雕刻过的熊牙串成的项链与一只幼年山猫的遗骸埋在一起。


佩里认为,这是一只4-7个月大的幼年山猫,有几乎完整的遗骨,骨头上并没有创伤痕迹,这就意味着其很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而自然死亡的。她说:“看起来是人们遇到了一只小猫,想把它养大但是失败了。它死的时候,他们已经很亲密了,这才有了这个特别的墓葬。”


佩里发现,和遗骨在一起的还有四个贝壳珠子和两个熊牙雕件串成的项链,这是霍普韦尔文化的常见随葬品。这座墓葬因此成为北美发现的唯一有装饰品的野猫墓,同时这只山猫也成为北美唯一有独立墓葬的动物。佩里说,尽管霍普韦尔人驯养狗已有数百年,但是驯养一只山猫应该是“一个十分罕见的经历”。



6. 凯尔特贵族墓(法国  拉沃)


法国中北部凯尔特文化早期墓葬出土的一件装饰华丽的青铜酒锅


在法国中北部拉沃村一处建筑用地的常规调查中,法国国立预防性保护考古研究所(France’s National Institute of Preventive Archaeological Research)的考古学家在直径130英尺的封土下面,出乎意料的发现了公元前五世纪的一位凯尔特文化早期的“王子”。一开始,考古学家未能判定其性别,而骸骨旁边发现的衣服上的一些饰品又显示其可能是一位女性,但测试结果证明了墓主人是男性。


这位铁器时代富有的王子随葬有各类奢侈品,包括来自地中海的容器、金首饰和一辆马车。一件装饰有动物和神秘生物头像的制作精细的青铜酒锅,和一件绘有黑彩图案的希腊陶质酒罐,表明这个地区的凯尔特人与希腊人和伊特鲁里亚人有着稳定的贸易和政治联系——这也进一步证明了墓主人是一重要人物。考古学家巴斯琴·德宝(Bastien Dubuis)说:“他应该是当地上层贵族。所有这些财富反映出墓主人的重要性,他掌控着该地区的经济和政治权力。”


进口的地中海葡萄酒是凯尔特文化早期重要的商品。这个墓葬和其他类似的墓葬说明,与葡萄酒饮用和分配有关的仪式和用具在凯尔特社会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7 .青铜时代的新娘(丹麦  哥本哈根)


针对近百年前发现的丹麦墓葬中年轻女性骸骨的同位素分析揭示了青铜时代生活的新细节。


艾特韦女孩的墓葬


1921年,考古学家在丹麦艾特韦镇(Egtved)附近的一座贵族墓葬中发现一具保存完好的年轻女性遗骸,其死亡年代约为公元前1370年。大约一个世纪里,她被认为是当地人,称作“艾特韦女孩”,但是最新研究修改了关于她的故事:她可能是一桩青铜时代联姻故事的主角。


饱水的酸性环境使得这位年轻女性的衣服、头发、牙釉质、指甲、部分大脑和皮肤得以保存下来。与此同时,一个小孩火化的遗骸也得以保存下来。丹麦国家博物馆(theNational Museum of Denmark)卡琳·弗赖(Karin Frei)领导的小组分析了年轻女性牙釉质的锶同位素,发现她并不是在艾特韦所在的日德兰半岛长大的。相反,她很可能成长于约500英里以外的德国南部黑森林地区。研究者相信她是从她的家乡远嫁给日德兰半岛的一位首领。对该年轻女性指甲和头发的进一步分析表明,她生前最后岁月可能从黑森林移居到了日德兰半岛,又回到黑森林,在她去世之前不久再次回到日德兰半岛。


和年轻女性一起发现的小孩的遗骸也有助于解释上述经历。哥德堡大学(theUniversity of Gothenburg)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说:“王朝的婚姻通常有交换‘义兄弟’(‘fosterbrothers’)以保障联姻。” 在这样的场景中,这位年轻女性在嫁给日德兰半岛首领之后,可能和一个来自日德兰半岛的男孩一起被送回黑森林。接着,她和一个黑森林的年轻男性亲人一起回到日德兰半岛,这个男孩将在日德兰半岛长大。小孩火化的遗骸让克里斯蒂安森猜测,这个男孩是在途中去世的,年轻女性回到日德兰半岛后也去世了,他们的遗骸后来被埋藏在一起。



8.第一批艺术家(印度尼西亚  苏拉威西岛)


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石灰岩洞穴里发现了距今3万年前的手形图案。


针对洞穴岩画的测年非常困难。但是一个研究团队在偶然的情况下,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岛的洞穴中发现了这些图案,它们和西欧地区已知的类似发现年代上相近。这种由颜料吹拂于手上而得来的手形图案,距今至少有39900年的历史。一个类似猪形动物的绘画,至少在35700年前就已经存在了。


研究团队认为颜料表面附着物的年代,可以作为图案的最晚年代。他们发现,由于富含矿物质的水不断渗透进洞穴,方解石不断在石灰岩壁表面沉积。这些沉积物中包含铀,它会以一定速率衰减成钍,所以图案的年代可以根据这两种元素的比值来确定。


这个发现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东南亚和西欧地区的洞穴艺术是分别独立出现的,还是都是由非洲的古人开辟的?“我们不知道,”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马克西姆·奥博特说,“但是我的观点是,这类艺术很可能最早在非洲出现,而后传播出去。”



9.最早的石器(肯尼亚  图尔卡纳西部)


肯尼亚出土的一批距今330万年前的石器


石器制造一直被认为是判断是否是人属成员的典型特征之一,而今年最新发现的石器,其年代早于已知最早的人类。


由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图尔卡纳盆地研究院(the TurkanaBasin Institute at StonyBrook University)的索尼亚·哈蒙(Sonia Harmand)和杰森·刘易(JasonLewis)带领的一个研究团队在肯尼亚洛姆奎3号(Lomekwi 3)遗址发现了距今330万年前的石器,早于距今约70万年的第一个已知的直立人。


1999年,在这些石器附近出土了大致同时期的一组化石,肯尼亚平脸人(Kenyanthropus)。而直到现在,这一小脑袋的古人类,仍被认为似乎不太可能使用这些工具。


哈蒙认为石器只是早期古人类所使用的众多工具的一种,他说,“为什么不认为我们的祖先从一开始就用了很多很多的工具?”



10.一个新的人类近亲(南非  约翰内斯堡)


一副人骨架以及一些其他骨骼,这些属于先前并不了解的未知古人类种属。


科学家们一直在寻找南方古猿(比如“露西”,南方古猿阿法种 Lucy ,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和早期现代人类(如“能人”)之间的过渡形态物种,现在,这一物种在南非“明日之星”(Rising Star)洞穴地带得以发现。


当业余探洞者告诉约翰内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的古人类学家李·博格(Lee Berger),他们已经在附近洞穴地带找到了一处古人类遗存时,博格就知道无法深入发掘,因为其通道异常狭窄,只有七英寸宽。所以博格在脸书网上发布了召集令,号召体型小且无幽闭症的科学家们前往,最终他召集了六位符合要求的女性。


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考古学家玛瑞纳·埃利奥特(Marina Elliott)是第一个进入墓穴的人。“我大吃一惊,”她说,“我在附近用头灯照了照,发现此处到处是骨骼”,埃利奥特和她的同事提取了超过1500个样品,这来自于至少15个不同个体。由博格领导的学术团队最终判断出这些遗存属于一个先前所不熟知的物种,他们以其发现地即纳勒迪(naledi)将其定名为纳勒迪人,纳勒迪在非洲当地塞索托语(Sesotho)中意思为“星星”。


纳勒迪人头骨


新发现的物种有一种原始和现代的混合特征。它的头很小,大脑仅有桔子大小,但它的头骨形状又和现代人相似。它的手可以用来操纵物体,脚可以直立行走,但肩膀和手指又可用来攀爬。“我们从没有期望能看到这样的组合特点”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the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古人类学家约翰·霍克斯(John Hawks)教授说,“但他们都在纳勒迪人身上发现了,这实在令人惊讶”。研究人员怀疑纳勒迪人可能是最早期的人属成员之一,这意味着它的生存年代极有可能在250万年前。然而,研究人员目前还无法对这些遗存进行测年。



——————————————————————


原文链接:http://www.archaeology.org/issues/200-1601/features/3965-top-10-archaeological-discoveries-of-2015


来源:微信公众号 文博中国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邮箱:bmy_ic@163.com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专家称秦俑身上所刻字是“脾”不是芈月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6284号 Copyright © 2012-2014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