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901陪葬坑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物 >> K9901陪葬坑
秦陵写实百戏俑蕴含的艺术密码
  发布日期: 2013-10-26  访问量:   字号: [] [] []

  

 

  在一个充满娱乐考古、功利考古及混淆神话与现实的浮躁时代里,秦始皇兵马俑总给人以实实在在的惊喜。

 

  6月14日,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发布信息,考古人员经过半年多的考古发掘,首次在俗称“百戏俑坑”发现存在着由长形方木构建的“封门”,从而为研究秦始皇陵陪葬坑,尤其是秦兵马俑坑的焚烧现象等,提供了最新资料。

 

  在此之前的6月9日,也就是第七个文化遗产日,秦陵方面已经公布了许多“利好”消息:发现众多彩色陶俑,其中一尊高达2.5米,被人戏称为“秦代姚明”;发现焚烧痕迹;出土皮质漆盾等等。“百戏俑”,这是2009年6月以来,秦始皇兵马俑最大的考古发现。尤其是此番发现的彩俑焚烧痕迹,被人猜测为是当年楚霸王项羽的“功劳”。值得一提的是,项羽火烧阿房宫的证据一直未找到,但是秦俑显然提供了逻辑真实的历史信息。

 

  回到百戏俑的主题上,秦从战国时的诸侯王时代虽说爱好杀伐,国家气质里充溢着金戈铁马的基因。但从王国到帝国的宫廷里也不乏音乐的婉约,在中学课本里秦王与赵王的渑池相会一节中,曾有秦王让赵王弹琴,蔺相如奉缶让秦王击打的斗智斗勇故事。故事虽说讲的是蔺相如的智勇双全,也折射了战国时代诸侯王喜欢音乐的现实。春秋战国墓葬中,多出土精美的编钟编磬也说明了当时宫廷音乐盛极一时。

 

  秦国宫廷文化,由于地处华夏西部边陲,和中原地区的诸侯国迥然不同。据李斯《谏逐客书》中记载:“尖击娶,即击,弹筝,搏骸。而歌呼鸣鸣,快耳目者,真秦声也。郑、卫、桑间……异国之乐也。今异击餐、叩击,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韶》、《虞》,若是者,何也了快意当前,适观而止矣。”可见,属于秦国的乐器,不过击、筝等。秦乐简单而干脆,激昂而雄奇,符合秦人尚武的个性;绝少郑卫等国的靡靡之音。不过,在秦始皇扫六合完成统一大业之后,六国音乐在秦帝国的宫廷里或有集大成之势,始皇帝固然残暴爱杀,但也是喜欢音乐之人。据《西京杂记》载:“秦咸阳宫中,有复铸铜人十二枚,坐者高三尺,列在一筵上。琴、筑、笙、竿各有所执。皆组绥华彩,俨若生人……与真乐不异焉。”

 

  另据史料记载,秦代宫廷娱乐活动流行角抵戏,就是现在的摔跤,这也符合秦国尚武的特点。而此番发现的“百戏俑坑”,大抵就是表现秦宫角抵勇士们的。因为这些俑,“不着铠甲、不穿战袍,上身赤裸,下身着裳。姿态各异,风格、服饰、装束等都与一、二、三号陪葬坑出土的兵马俑迥然不同。”(考古人员语)联想到始皇帝的传统,联想到汉景帝阳陵及徐州楚王陵汉墓里出土的汉代乐舞俑,考古人员的判断无错。

 

  有意思的是,这些百戏俑的出现或能纠偏人们对历史偏执或习惯性的认知。即如汉景帝刘启,传统史家往往认为他和乃父文帝刘恒都属于节俭明君,方能成就“文景之治”,并为汉武帝刘彻完成中国历史第一个盛世打下基础。不过从阳陵的出土看,刘启对自己并不那么吝啬,他对自己甚至可以说是豪奢的。秦始皇呢?史家们也只强调他穷兵黩武的一面,而忽略了他宫廷生活丰富多彩的一面。更让人惊异的是,秦俑虽然看上去属于蒙古人种,但其写实的艺术形制,和中国古代重视写意的艺术特色大不相同。纵然是和秦始皇相隔不久的汉代第四位皇帝刘启陵墓中出土的各种俑,已经属于纯粹的写意。从大秦帝国的写实俑到大汉帝国乃至后世雕塑和绘画艺术的大写意,这种审美的颠覆到底是为什么?

 

  中国史学家更习惯从专制皇权体制的肇立将秦皇与汉武并列,却往往淡化秦与汉美学上的区别。历史的密码也许就隐含于秦王朝龙兴的地缘位置上,按秦朝和后世史书的记载,秦人为华夏族西迁的一支,西迁的地缘因素或使秦朝融合了中亚甚至西欧的文化元素与艺术基因。须知,从新疆小河墓地考古可以看出,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早在四千多年前就已经形成。秦人学来欧洲的写实雕塑美学,也就顺理成章了。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6284号 Copyright © 2012-2014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