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俑坑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精品文物 >> 兵马俑坑
秦俑坑出土的青铜兵器
  发布日期: 2012-05-29  访问量:   字号: [] [] []



  秦俑坑出土了大批青铜兵器,据初步统计已近4万件,其中绝大多数为青铜镞,另外还有剑、戈、矛、戟、铍、殳、钺、弩等。这些青铜兵器的批量出土,反映了秦代兵器制造业的规模化和标准化生产,有些兵器上的刻辞为此提供了佐证,并为我们研究秦代兵器史的各个方面提供了可靠的实物例证。


  俑坑中出土的青铜兵器依其使用的功能可以分为三个大类:短兵器、长柄兵器和远射程兵器。




  ①短兵器


  短兵器是用于近距离格斗的武器。


  秦俑坑中出土的青铜剑和金钩为短兵器。


  青铜剑:在已出土的22件青铜剑中,除5件为残件外,其余的均比较完整。剑身修长,呈柳叶形,通长8l~94.8厘米,剑身中部起脊,两面四纵四锷,近锋处束腰。茎的截面呈长方形,近格处呈扁圆形。剑身制作工艺规整,刃锋锐利。有的剑在出土时仍套在剑鞘内,鞘为木胎,出土时已腐朽,但其外包裹的麻布、用丝组缠扎和髹黑褐色漆的遗迹仍有保留。鞘的末端有铜埤(即剑鞘头),埤有两种,一种是扁圆筒状;一种是中空的扁柱体,底大口小,侧视呈梯形。剑上没有发现长篇的铭文,只刻有“一”、“二”、“五”、“十八’’、“五八”、“八十八”、“壬”等编号。秦俑坑出土的青铜剑和前代的剑相比,剑身窄狭而长,两面四纵四锷,近锋部束腰,穿刺力较强;剑的表面多呈青白色,说明秦剑的含锡量较高。


  出土的剑都是实用兵器,但均无使用过的痕迹,说明它们可能是从武库中取出来后直接放入俑坑中的。兰叶形长剑系用双合范铸造成型。剑身与茎为一次铸成,剑格单铸,套合于剑身与茎的交接处。秦剑铸造成型后再经过锉磨、抛光、铬盐氧化处理等加工工艺最后成型。青铜剑表面的铬盐氧化层,可使长剑在埋入地下两千多年后仍没有被锈蚀,保持着当初的锋利。


  金钩:一号兵马俑坑东部出土了两件从未见过的特殊的青铜兵器,形状象弯刀,分身、柄两部分一次铸成。弯弧度较缓,齐头,截面呈枣核形,双刃;柄为实心的椭圆柱体。这种兵器疑为古代文献中提到的“金钩”,因其形如弯月,两侧有刃,可钩杀亦可推杀,所以它的作用类似“钩镶”。《释名·释兵》说钩镶的用途为“或推镶,或钩引,用之之[皆】宜也。”((韵会)):“古兵有钩有镶,皆剑属,引来日钩,推去日镶。”但金钩与剑相比有很大区别,剑直且有锋,用于刺杀;钩弯且无锋,齐头,不能刺杀,而是用于短距离的格杀,是卫体武器。金钩因最早造于吴地,是吴国发明的一种兵器,所以后来又称之为吴钩。




  ②长柄兵器


  秦俑坑出土的长柄兵器有矛、戈、戟、钺、殳、铍等六种,除其中一件为铁矛外,其余均为青铜兵器。因它们全部装有木质长柄而被称为长兵器。


  矛:是纯粹的刺兵,制作极为简单,但杀敌之效力颇大。目前一号坑已出土青铜矛5件、铁矛l件。秦俑坑出土的矛,通体宽扁且直,中部起脊,直刃前聚锋,椭圆筒形骹,骹之两棱同锋刃对直,制作规整,刃锋锐利,表面光洁,泛银白色。




  戈:戈为勾兵或啄兵,是用以钩挽敌人并啄刺敌人的长柄兵器。秦俑坑出土的青铜戈戈头为长胡四穿,弧援,刃内。有些戈上发现一些小篆字体的刻划文字,少数为铸文。刻划文字笔划纤细而草率。文字的内容,多数是仅有—二个字的编号,少数则是带有纪年和督造者、制造者名字的长铭文。




  戟:戟为戈、矛的联合体,木秘安矛以刺敌,旁装戈以钩啄敌人,兼具钩刺的作用。目前一号坑已出土4件,出土时,戈、矛上均残存有韬的遗迹。戟出土时秘已残断朽毁,戈、矛上均有铭文。


  殳:殳为击兵,以往见到的实物并不多且样式也有所不同。秦俑一、三号坑共出土3l件,均为圆筒形,殳头呈三角锥状,一般长10.5~10.6厘米,直径为2.3~3厘米,銎深8.9厘米,用来配装木柄。此种形制的兵器未见文献记载,疑为文献中所记载的“殳”。文献记载中的殳是一种有棱无刃、不能击刺、只是用作捶击的兵器,但秦俑坑出土的殳仅是殳的一种形制,与戈、戟、矛等兵器相比,殳既不能击剌也不能钩杀,所以相对而言是一种落后的兵器。春秋战国时期,殳多作为礼仪用兵而非实战兵器。


  铍:一号兵马俑坑东端的五个探方内出土铜铍16件。铍头的形制和短剑相似,通长35.3~35.5厘米,其中身长23.1~24.7厘米。铍身为两侧六面的扁体,前锐后宽,刃口直线前收为锋,近茎处装“一”字形格。茎为扁平体,末端有孔。茎插于柄端,并用铜钉固定。木质柄下有铜镦用以保护木秘。铍的作用和矛一样是长柄刺兵,铍头和短剑相同,但较矛头长而锋利,穿刺力更强,是一种较矛杀伤力更强的刺兵。


  已往没有出土过完整的铍,文献上关于铍的记载也不清楚。因此秦俑坑铜铍的发现,澄清了长期以来人们对铍的一些模糊认识,纠正了过去人们把铍头误认为是短剑的错误,为我国兵器史的研究填补了空白。


  铜铍的表面经过了铬盐氧化处理,使其虽长埋于地下,却光泽如新。它的两面满布不规则云头状花纹,既非铸成,又不是刻划上去的,而是与器表的金相组织融为一体。类似这样纹样的青铜兵器,曾有过三例发现(一为湖北省江陵的望山一号楚墓出土的“越王鸠浅自作用剑”,剑身两面布满双线的菱格纹;一为1964年在山西原平县出土的吴王光铜剑,剑身布满云头状花纹;三为陕西凤翔县一战国墓出土的铜矛,矛身两面布满菱格纹),但据现有的实物资料仍不能了解这种先进的花纹制作工艺的具体方法。考古出土的实物证明,这一先进工艺始于春秋晚期,一直到战国和秦代,还在各地广泛流行。它和铬盐氧化处理一样,是中国冶金史上的又一奇迹。


  镦:安装在长兵器秘的后部,起保护秘的作用。


  长柄兵器的秘:秦俑坑出土的长兵都装有木质或竹质的秘,但均已腐朽,从仅存的32处遗迹可以看出,秘一般通长300~345厘米。木秘上涂有褐色漆,用线组缠扎,且间隔地绘有朱红色的彩带纹。积竹秘则是用数根粗的竹篾为芯,用丝线缠扎后涂上黑漆和红漆。这种制法的积竹秘较木秘更坚韧且富有弹性。



 

  ③远射兵器


  史载战国时期秦就使用了比其他六国更先进的强弩用于两军作战,且秦的强弩在两军对抗中通常起着重要作用。而秦俑坑大批弓弩遗迹与铜弩机、铜镞等的出土,成为文献记载的明证。秦国的弩机、箭镞等是最具杀伤力的远射程兵器。


  弓弩遗迹:俑坑出土的弓多和弩相连,可称为弩弓。弓为木质,长130~144厘米,弓干用皮条缠扎,表面涂漆。弦长108~124厘米。弓置于弩臂的含口内,弩臂也是木质的,前端有承弓的含。在俑坑中还发现弩上的弓韬遗迹。古代弓韬的实物资料十分罕见,尤其是弩弓之韬尚乏先例。这一遗迹为研究我国战国以至秦汉时的弓韬提供了可贵的实物资料。


  箭镞:三个俑坑共出土箭镞约4万件,除2件铁镞、4件铁铤铜镞外,其余均为铜铤铜镞。铜镞大体可分为小型铜镞及大型铜镞两类。大型铜镞铤长、镞首特大,又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类型共发现36支,全长41厘米,每支重约100克。镞首呈三棱锥形,长4.5厘米,每支重约50克。铤呈圆柱形,铤上存有缠绕的麻丝遗迹,证明铤原来是全部插入笥内的。第二种类型共661支,全长33厘米。镞首亦呈三棱锥形,有三个倒刺和血槽,长3.4厘米。铤为圆形,分为前后两段,两段一次铸成。后段铤上缠有麻丝,证明铤的前段没有插入笥内。


  小型箭镞的数量最多,镞首呈三棱形,断面呈三角形,刃稍向外鼓。铤为圆形或三棱形。镞通长9.1~19.1厘米,铤长15~16厘米。镞与铤接铸在一起,接茬清晰。铤上缠有麻丝插入笥内,仅露镞首。小型箭镞镞头的_一二条棱几乎完全相等,它的三个面呈弧形,前端收杀聚成锐角形的尖锋,后端为平底带有三个短小的倒刺。镞首主面轮廓的正投影,与步枪弹头的截面轮廓比较,其头部的曲线形状极为相似,因此具有导向性能好、穿透能力强、加工容易等优点。这些箭镞的尺寸几乎没有误差,从中可以看出秦代兵器的生产已趋标准化。


  秦俑坑中出土的青铜兵器,均是铸造成型,合金成份经化学定量分析、电子探针、激光定性分析等方法检验后,可知其所含各种金属的配比如下表:




名称

化学成分(%)

配比

铜剑

73-76

18-21

0.17-2.18

3.4:1-4:1

铜矛

79.42

18.6

0.75

4:1

铜镞

78.88-88

11.1-17

3-7.71

5.6:1

铜镦

84.83

15.15

5.6:1



  《考工记》日:“金有六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锺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之齐;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戟之齐;叁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之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如上表所示,秦俑坑中出土的剑和矛的铜、锡之比,与((考工记》所说的锺鼎之齐相同。铜镞的铜、锡比例,较《考工记》所说的削杀矢之齐的配比相差很远。但俑坑出土的铜镞中除含锡外还含铅(铅的原子量为207.21,比重为11.34,熔点为327.4℃,是重金属中最软的金属),使它和锡一样具有降低熔点、提高青铜铸件硬度、改善铸造性能的作用。


  青铜中含锡的比例不同而使得兵器的硬度也各不相同,这是由兵器的使用方式和特点决定的。秦俑坑出土青铜剑的硬度达到HBl06度,约相当于中碳钢调质后的硬度,所以非常锐利。铜矛和铜镞的硬度也都在100以上,使其具有良好的穿刺力。


  编辑:李想



   分享到:微信 更多

【上一篇】: 秦代兵器之青铜剑    【下一篇】: 秦俑的制作者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6284号 Copyright © 2012-2014 BM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 电话:(029)81399001 技术支持:陕西省文物信息咨询中心